10.0

2022-08-31发布:

直播俱乐部

精彩内容:

      周曉玲是一個狂熱的極端性虐愛好者,在俱樂部中是出了名的能玩,肛交深喉容易過喝水,拳交擴張獸交也只是平常,電擊,勒喉窒息,甚至剖腹奸腸都有淺嘗辄止-原因並不是因爲她熱愛生命,而是因爲她希望被虐到真正失神極樂的巅峰再被慢慢虐殺而死,享受虐殺的那種極樂……而在過往的性虐中,那些男人總是不能給她這種滿足,所以臨到頭來,總是被她索然無味的停止。
       她的終極夢想不曾改變:被殘酷的虐殺--如同牲畜一般,卻又如性奴一般,性與虐缺一不可。
       當俱樂部的男人都不能滿足她這種極端變態的愛好時,她突發奇想---她讓俱樂部的同好們用各種形式將她那魔鬼般誘人身材的胴體給捆綁起來,丟到各種偶爾有人路過的地方,比如深夜的公園,豪華商場的樓梯間,即將完工的工地或是偶有流浪漢出沒的垃圾場,然後再在她那誘人犯罪的曼妙裸體邊擺滿各種各樣的性虐甚至虐殺的器具--從皮鞭木棍到刀槍等物,一應俱全,也包括她自願被虐殺的聲明書。
       在這期間,她自然被無數人以各種方式性虐過,或者嘗試過將她虐殺--
       比如在公園的那次,她就被一個路過的失戀女人給狂虐了一頓。這個女人正因爲自己的男人被勾引走而惱怒著,看到這種騷賤到極緻的爛貨自然是怒不可遏,喝到爛醉的女人用她手中吃剩下的泡椒雞爪,鴨脖之類的食物,以及拎著的啤酒瓶瘋狂塞進周曉玲那被擴張過無數次的屁眼和騷逼裏,看著周曉玲一邊淫蕩的慘叫一邊狂噴淫水的騷樣,忍不住砰一聲砸碎手中的啤酒瓶,口中憤恨的怒吼:“媽的,就是你這種騷逼賤貨,勾引老娘的男人。不就是仗著胸大屁股翹麽?老娘給你毀了,看你還有什麽!”
       說罷,女人拿起手中的半個碎酒瓶,猛的一下將帶滿碎渣的酒瓶狠狠插進了周曉玲那36D的大奶子上……
    “啊,呃……呃……我的騷奶子被捅爛了!”周曉玲翻著白眼慘叫道:“饒……饒了我吧,別轉了,好痛啊!!!!!”
       一邊慘叫著,周曉玲一邊雙腿痛苦的狂蹬,陰道裏被塞入的酒瓶也滑落了出來,滋撒著大量淡黃色的尿液和淫水……這個淫賤的女人,失禁的時候竟然還高潮了!
        女人看著周曉玲這副騷樣,怒從心頭起,拎起手中碎爛的酒瓶,就往周曉玲的騷逼裏面捅去,瞬間插的周曉玲陰道鮮血四濺。
    “不要……不要這樣…………”周曉玲雙腿狂震,著著細跟高跟和黑絲的一對長腿蹬向天空拼命亂舞---雖然口中說著不要,但雙腿卻是大大的張開,更方便那女人將破碎的酒瓶往她陰道更深處塞去……
    “看你這賤逼樣!”女人也有些震驚了,這世上竟然有如此嗜虐成狂的極品騷貨麽?
     “老娘這就捅爛你的騷逼,讓你跟閻王爺發騷去吧!”女人發一聲喊,瞪著充滿怒火的雙眼,右手死死的捏著手中破碎的酒瓶瓶頸,死命的向周曉玲的陰道深處推去,一邊推還一邊不停的旋轉:“讓你騷,讓你賤,老娘捅爛你這騷貨的子宮和肚皮,看你還怎麽浪!”
     “不要啊……姐,不要捅爛我的騷肚皮啊……我還想看到它被一刀剖開,肥腸爆出來的樣子呢…………”周曉玲格格的顫抖著,一邊高高揚起雙腿迎接著女人向她子宮發起的刺殺,一邊淫蕩的叫喊道。
        但她的手,卻悄悄的向某個方向做出了某種示意的動作……
        這女人卻是渾然不知,仍是對眼前這個賤貨拼命的推動手中的碎瓶子。
        當她連著手臂的轉彎處都塞進了周曉玲的陰道時,這才感覺到了某種脹滿感……這讓她無比驚詫:“你這個騷逼的陰道竟然有這麽長!怕是兩個男人的雞巴都塞不滿吧!”
    “唔……是呀……呃……好舒服……”周曉玲雙眼都愉悅的眯了起來:“以前我找過歐洲最高大的馬來操我的逼/它的雞巴真的好大好大,比我的手臂都長呢,捅的我痛死了都不能全部捅進去。後來我讓人把我雙腿呈大字型打開,把我的兩條美腿都給捆死,上身也全部綁死在桌子上,再讓那匹乖馬兒來插我的大騷逼……等它插進去之後,再讓人用浸了辣椒水的鞭子去抽打那匹馬……那馬吃痛之下,瘋狂的往前一沖撞………………啊…………”
       周曉玲咕咚一聲咽了下口水,似乎又想起那種美妙而殘暴的感覺來:“那乖馬兒那麽長那麽大的一條雞巴呀,就全部都捅進我的子宮裏了,連整個子宮都差點被它給捅松脫了……雖然沒有這樣,但那種一沖而穿的力氣,把我肚子裏擠滿的那些腸子都給硬生生撞開一條路,也把我的肚子都捅的頂了起來,連肚臍眼都差點被捅穿了…………那一次我差點就死了呢……”
      這女人聽的也是熱血沸騰,握著酒瓶插進周曉玲陰道裏的那只手也在瘋狂的抽插和轉動著,直聽的”噗嗤噗嗤“的插水聲狂響,細一看,卻發現滿地都是周曉玲混雜著淫水的血液……
       捅了一陣,感覺周曉玲卻是雙腿都快伸的筆直了,雙眼也眯著翻起了白眼,嘴裏一直在舒服的哼哼唧唧著:”好姐姐,你的手臂好有力啊……用力,你的雞巴上好多刺,都快把騷妹妹的子宮給捅穿了,好舒服呀……“
       那女人聽的一陣激動:”你這個騷逼,讓你這樣浪死真是便宜你了!把腿給我再打開一點,老娘要把你的子宮給捅穿了!“
       周曉玲聞言果然聽話的將雙腿大大的張開,以便這女人用力去捅刺她的子宮。
       女人一陣抑制不住的興奮,用力的將手往扯了半截出來,帶出一大股腥臭的淫水與血液。帶著周曉玲的身體也是一陣狂顫--她這是準備蓄力了:”賤貨,老娘捅死你這個騷逼!“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女人背後一陣弱不可聞的疾風之聲傳來。
    ”噗嗤“一聲刀刃入體的聲音,女人身體一震,手陡然一松,從周曉玲的子宮裏拔了出來。
       女人低頭,雙手下意識的撫摸向自己的肚子,一截刀尖正在那裏閃著光亮。就在女人雙手將要觸及之時,又迅速被抽出。
       女人艱難的轉過身去,想要找到刺傷自己的兇手。
       轉過身來,眼前的黑影邪魅一笑:”就給你一個痛快的吧……“
       語畢,手中刀光一閃,只見這女人的裙子竟然已經垮落在地上。
       一道血線,從她的陰毛上方,竟一直蔓延到胸腹肋骨之間。就這麽一瞬,眼前的黑影竟然已經給她來了一個大開膛!
      女人慘叫一聲,雙手慌忙的想要捂住自己的肚子,卻不防眼前的那個黑影竟淫邪一笑,將手中刀一棄,雙手中指直接扣住她的肚臍眼,雙手狠狠的向兩邊一拉!
       只聽劈裏啪啦一陣聲響,那女人肚裏滿滿登登的裝滿啤酒的肥腸,活著血水腸液掉落一地!
    ”啊……我的腸子啊!“女人慘烈的叫了一聲,隨即便撲倒了地上,而她滿肚的肥腸,竟已遊離到她身體之外,如同有生命般,緩緩遊動著。。
       那黑影嘿嘿笑了一聲,就著離自己最近的一截腸管一腳踩了過去,只聽噗嗤一聲響,腸管便爆裂開來,炸的滿地都是未消化的啤酒泡沫。
       那女人的身體只是無意識的瘋狂的顫抖痙攣著,輕輕叩響著公園的土地。
       那黑影隨意的踩踏著女人滿地的腸管,噗嗤幾聲後便跨過了她的身體,來到了周曉玲的身邊,看著她滿面的潮紅未退,顯然還沈浸在之前性虐的余味中。
    ”今晚爽了吧……“
      周曉玲慢慢的呼吸了一陣兒,這才緩過來:”倒是享受了一陣……可惜呀,這可不是我夢想中的結局,倒是便宜你們這些家夥了……“
      說完,周曉玲緩緩的轉頭掃視了周圍一圈:”大家慢慢享受吧,我可得治療去了,這一次恐怕又得一個月以上了……“
      周圍樹叢花草間,隱隱的閃爍著攝像頭暗紅的光芒。

      而在俱樂部裏,無數人喘著粗息,看完了這一場周曉玲被殘虐與那女人被剖殺的大戲。場內不停的傳來慘叫與淫蕩的叫聲,顯然在看戲的這些人,也忍不住與身邊的性伴,玩起了性虐的遊戲來……

        周曉玲家中富裕無比,甚至醫療條件也是這世上最頂尖的級別……若非如此,恐怕她根本等不到自己想要的極緻性虐就已經被玩死了。
        當然,即便如此,那次她也休養了足足一個月才慢慢恢複。
   
        而在後面的幾次過程中,她也並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極緻愉悅……倒是去垃圾場的那一次,差點被幾個流浪漢給輪虐的不成人形……那些流浪漢長期營養不足,也沒幾個雞巴粗硬的貨色,便只能借助虐待來提興---他們將流浪許久穿的奇臭無比的襪子與鞋子,用自己那些漆黑的汙濁的手,死命的往周曉玲的子宮和屁眼裏面塞去,最後周曉玲的子宮裏塞了好幾只襪子,而騷逼裏足足被塞下叁只鞋子--她的腸子裏,更是被那些流浪漢用那些過期變質的食物從屁眼裏倒塞進去給填滿,最後連那些裝食物的碗也斜著塞進了她的屁眼裏……她的屁眼都被撐的足足大了幾個號,屁眼的肌肉都已經被繃成了薄薄的一層皮,差點被撕裂了。
       當然,這種過程雖然也帶給了她滿足,但離她心目中可以享受到死的高潮差的太遠。
       所以,這幾個流浪漢也自然消失在了這個世上。

      失望的周曉玲並沒有想到,她所期待的極緻高潮的性虐殺,很快就來到了。

      當這一次傷勢被養好後,周曉玲只是很隨意的選了一個偏僻馬路的公廁……

      她的眼睛被蒙了起來,雙手被拉開吊在天花闆上,雙腿也被地上的釘繩給舒服在了原地,嘴巴裏塞著自己沾滿淫水的內褲和穿過幾天的臭絲襪……
      她的身上依然穿著有著緻命誘惑的情趣裝束,水晶鞋般的透明高跟鞋,一雙纖長瘦弱的美腿上著著白絲吊帶襪,一條用浸水的細麻繩做成的丁字褲明顯小了好幾個號,繩索緊緊的勒進了她的騷逼裏,把兩瓣豐滿的陰唇都勒的通紅……修長的脖頸上挂著一個小小的紅色狗項圈,繩子垂在身後,裸露的纖細腰肢,豐滿的36D美乳上,兩個小巧的乳環恰恰好的鑲嵌在她兩顆粉紅色的乳豆之上……
      而在她身邊的小便池邊,各種各樣的性虐玩具乃至虐殺所用的刀斧之類也是琳琅滿目……
      這個性感撩人的模樣,怕是神仙來了也難忍……

      而她的真命天子,此時在馬路上夾著雙腿到處找尋著廁所,看見這處公廁,匆匆忙忙的小跑了過來……

       卓成是個一直有著變態調教欲的窮屌絲,雖然身材高大威猛,更藏著一根舉世罕見的兇猛陽具,但他的口味著實太重,僥幸收到的幾任女奴都逃跑了。他的想法,其實便與周曉玲的夢想對應……他所想要的,也是一個最完美的能被他虐玩緻死的肉畜型性寵。
       當他沖進廁所見到眼前的一幕時,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難道這世上,還有偷偷關注著他,知道他內心最深處願望的一個夢想成爲他女奴的人嗎?
       看到那女人身邊擺滿的刑具,又看到她那誘人的身形,卓成很是艱難的咽了下口水,這才勉強轉移了注意力,拿起一旁周曉玲自願被虐殺的聲明書看了起來。
       而此時的周曉玲聽到身旁的腳步與粗重的呼吸,也知道自己即將迎來新一輪的性虐……她倒是沒有奢望眼前這個未知的男人能帶給她夢想中的極緻高潮,但起碼能讓她爽上一陣吧……她這麽想著,雙腿也不安的相互摩擦著,那條勒緊在陰道的繩子被淫水已經完全浸濕,淫水順著她白皙的大腿,將她的白絲都濕了大半,一直流進她的高跟鞋裏。
   ”今晚怎麽會這麽興奮呢?“周曉玲臉上甚至已經浮出了潮紅,難以自持。其實每一次她都習慣吞服大量的性藥,以便讓她享受更爲愉悅的性高潮,同時減輕被虐的痛楚,盡情享受。但因爲長期用藥,其實她的敏感程度已經沒有那麽高了。
       正想著這些,一只手已經伸了過來,隨手將她口中的絲襪與內褲給掏扯了出來,帶出一股亮晶晶的涎水,順著她小巧的嘴巴滑到脖頸。
       她又聽到對面的男人咽了下口水:”你叫周曉玲?你希望……被人給玩弄之後虐殺掉?“
       這聲音聽起來無比雄渾,又帶著一股淫邪的氣息,周曉玲不自覺的便點了點頭,輕聲道:”嗯……我想被玩弄,誰都可以……流浪漢也好,乞丐也好,甚至狗啊馬啊什麽的也可以,我就只想要高潮……我非常耐玩,非常耐操的……如果你虐我虐的很好的話,那麽就把我往死裏玩吧……我好渴望被人玩弄之後虐殺掉,就像宰殺畜生那樣……你可以那樣做嗎?“
    ”我當然可以。“卓成的聲音幾乎不自覺的帶上了一絲顫抖。天啦,自己這是交了什麽好運?既然上天給自己這樣的機會,那自己還等什麽?
       卓成忙不疊的脫掉褲子,露出他的雞巴來……周曉玲現在被蒙上了眼睛,否則她如果看到,肯定會興奮的跳起來!只見卓成的雞巴完全已經不似人類,比她見過的那些大馬鞭也不遑多讓,幾乎有她的手臂那麽粗,長度至少也有50厘米,這雞巴簡直完全就是非人類的!
       此時,卓成的雞巴已經高高挺起,漲的無比大……一方面是因爲憋尿,另一方面,則是因爲眼前這勾人的尤物。
    ”正好,老子已經憋尿很久了,你就先喝老子一泡尿再說吧!“
       說完,卓成將周曉玲扯到面前跪下,扯的那些捆綁的繩索斯拉作響。
       周曉玲乖巧的張大了嘴巴,但卓成看了一眼,卻是皺了下眉:”嘴巴長這麽小,連做肉便器都不夠格!“
       說完,卓成走到周曉玲身後,將她的頭給掰到90度仰望,嘴巴喉嚨胃一條線,然後伸手在周曉玲的小嘴上用力一捏,只聽周曉玲一聲痛呼,下巴竟然脫臼了,再也合不上,小嘴也無形中大了幾寸!
       還沒來得及思考,就感覺一條巨大無比的火熱肉棒,插進了她的嘴裏!
    ”怎麽會這麽大!怎麽有這麽大的雞巴!天啊!“周曉玲心頭狂震,無比震驚。
       卓成卻是又皺了下眉,雖然入了嘴,但是周曉玲那天鵝般細長的脖頸,好像容納他的巨物也是困難的。卓成也不猶豫,兩手便握住周曉玲纖細的脖子,就如同普通人做愛喜歡抱著女人的腰肢或大屁股一般,將周曉玲的脖子當作了炮架,穩了一下,將屁股一沈,便勢大力沈的緩緩向周曉玲的喉嚨深處慢慢捅入!
      ”嘔……嘔……嗝……“周曉玲的喉嚨裏發出作嘔惡心的聲音,雖然她的深喉功底無比優秀,但如此龐大的肉棒入喉,她也是第一次承受!
        但卓成卻借著她作嘔時喉嚨的擴張,一點點向裏面緩緩逼進著,感覺裏面湧上來的胃酸喝汁水噴濺再龜頭上,一陣陣的酸麻和癢感,不由的舒服的呻吟出聲:”小騷貨,你的喉嚨很好用嘛!“
        周曉玲心中的受虐狂心態也已經清醒了過來,一邊翻著白眼,一邊努力的仰直脖子,主動的將身體用力的向著卓成的巨大陽具頂了過去,幫助卓成更好的往自己喉嚨更深處插去。
       卓成忍不住又呻吟了出來:”你這小騷貨,也太懂事了吧!給我努力的吞!“
       周曉玲聞言更加積極,努力的將卓成的雞巴往深處吞咽,跪坐在地上的雙腿也努力的跪坐起來,雙腿用力的推動自己的身體。見到她這副積極的模樣,卓成也忍不住更興奮了,順手解開周曉玲的眼罩,以便更好的看到她那淫賤的表情。
       只見周曉玲的脖子上,一道巨大粗壯的條形,慢慢的順著她的喉嚨,逐漸頂進食道裏面。卓成舒服的緊緊握住她的脖子,自己也努力的向前挺進:”要到了……要到了……小騷貨,主人的尿要直接給你射進胃裏面……“
       隨著兩人默契的配合,卓成的雞巴終于頂到了食道的末尾,剛好插入周曉玲的胃贲門……而此時,卓成的兩顆巨蛋都已經貼緊了周曉玲的臉蛋,極其茂盛的陰毛甚至已經鑽入了周曉玲的鼻孔裏面。
       好在周曉玲的呼吸早已經被卓成的大雞巴給堵死了,反正現在也用不上……隨著插入胃中,兩人的愉悅也攀升到了一個高點,卓成大吼一聲:”騷逼自己穩住點,老子要開始操你了!“
       周曉玲聞言將雙腿跪的更加筆直,剛剛穩住身形,卓成的抽插沖撞便已經粗暴的來臨了。
       只見周曉玲的喉嚨,如同男人的喉結飲水一般不住滾動,但頻率卻如同機器打樁一般,如同暴風驟雨,毫不停歇,每一次都高高的拔出到喉嚨的頂端,再一直順著食道快速插入胃中,噗嗤噗嗤,速度飛快。只見周曉玲的胃部和胸部不停的抽搐顫動,胃酸和食物不停的反湧向上,又被卓成粗暴的頂了回去。
       周曉玲筆直跪在地上的雙腿膝蓋,瞬間被磨破,鮮血流出,但周曉玲依然乖巧的直直跪著,仍然卓成粗暴的抽插,但身體卻被卓成的身體帶著一直向前推進,一直頂到了小便池旁的牆邊上,雙膝緊緊的抵在牆上,腿下是兩條長長的血迹,正是她膝蓋流下的鮮血,染紅了她的絲襪,她的腦袋也越發的向後仰,才會更好的迎接卓成的狂插亂捅。
      她的整個身體,從膝蓋到奶子,整個被抵死在了牆上,隨著卓成每次的抽插,奶子上的乳環都在牆上磨來磨去,扯動著她的乳頭,刺痛著她的神經,也磨的她整個粉嫩的乳肉布滿血絲和通紅!
       但周曉玲的心跳卻在不停的撲通撲通的狂跳著,因爲窒息缺氧帶來的快感的加持非同小可,如果不是因爲嘴巴被塞滿,她一定會狂亂的淫叫!
       她的內心已經迷亂了,不停的內心深處吼著:”老公,主人,就這樣一直操我的騷嘴巴騷喉嚨吧……操穿我啊……從我的胃裏操穿出去,操爛我的腸子,操爛我的屁眼,操爛我的子宮……就這樣把我操穿操死吧,主人……“
      周曉玲一邊享受著這種狂亂的操胃,下體一邊瘋狂的流著淫水,如同關不上的水龍頭一般,瞬間將身下淌滿,整個絲襪和高跟裏都布滿了她的淫液。
   ”太爽了,太爽了……“周曉玲內心狂喊著。前面幾次僅又受虐,但這樣的快感卻從來不曾得到,她幾乎願意就這樣被操死過去。她忽然意識到,她的真命天子已經出現了。
       但卓成可不想這麽草草結束。他深谙窒息性愛的規律,大約抽插了兩分锺,只見身下的周曉玲已經不停的狂翻白眼,下體除了透明的淫水,已經開始出現淡黃的尿液時,但吼了一聲:”老子尿了!“   
       吼罷,便止住了抽插的勢頭,頂住周曉玲的胃贲門,開始尿了起來。
       但這尿,可也不少。
       他的腎功能本就極爲強大,今晚和人喝酒,自己就喝下了差不多60來瓶啤酒,只見這一尿,足足尿了差不多一分锺左右,周曉玲那原本苗條纖細的腰肢和肚皮,竟然都慢慢鼓脹了起來,連肚臍眼子都有些外翻了,這才結束,從周曉玲的胃中猛的一下將巨物給拔了出來。
   ”嘔……嘔…………“周曉玲幾乎立時便頭往前一探,嘔出一股又一股的尿液和胃液。但長期缺氧帶來的眩暈感還未過去呢,便感覺自己的頭被一只大手給按住了。
     ”賤貨,主人賞你的聖水也敢吐出來?給老子舔幹淨!“說罷,卓成一把將周曉玲的腦袋給按倒了那攤尿液上,然後站起身來,一腳踩到了她的頭上。
     ”對不起……嘔……主人,小奴錯了,小奴這就舔幹淨……“周曉玲慢慢的清醒著自己的腦袋,還未從性高潮和快感褪去的她對眼前的這個男人無比順從和馴服,尤其踩在自己頭上的那只大腳,更讓她有一種無比愉悅的受虐和受辱的感覺,她伸出舌頭,砸吧砸吧的不停舔食吸食著自己剛剛吐出的東西,努力的吞咽回已經脹的滿滿的肚子裏。
       而此時的卓成,看著腳下無比順從的小性奴,心中也是愉悅滿滿,點燃一根煙,從容的查看起一旁的性虐器具等物來。
       看到其中一件時,卓成眼前一亮,從中拿起一條足有一米長,如黃瓜般粗細的超長雙頭龍來:”這玩意兒你的肚子吞的下去?“
    ”可以的。我以前就用過很多次,小奴把自己的屁眼和腸子都已經開發的很好啦,就是爲了主人虐起來更加方便。“周曉玲擡起頭來,一臉乖巧的笑容。
       卓成伸出腳去拍了拍周曉玲的臉蛋:”嗯,不錯,還是很懂事的。“
       周曉玲伸出舌頭癡迷的舔著卓成的鞋子,一邊口齒不清的回應道:”只要主人喜歡,什麽都可以,不用管小奴受不受得了的……本來小奴的心願,就是被主人玩死呀。“
   ”倒是挺懂事的。“卓成笑道:”那就轉過去,趴下,把屁股給我撅起來,自己把屁眼掰開,主人想玩一玩。“
   ”好的主人。“周曉玲背轉身去,以腹部爲線整個身體90度的折了下去,腦袋頂著地,著著高跟白絲的玉腿玉足高高踮起,露出白嫩的腳跟。
      這個姿勢,恰好讓她那完美的桃臀如祭品般呈現在卓成面前:”主人,我的手被綁起來了,沒辦法掰開自己的屁眼……“
   ”賤奴,這點事情也做不好,那你說該怎麽辦?“卓成問道。
   ”要不,主人把賤奴的高跟鞋脫下來,用它插進賤奴的屁眼吧,那樣賤奴的屁眼就會張開了……“
      卓成摸了摸下巴,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便伸手一撈,將周曉玲的一條玉腿便擡在手中,順手取下一只高跟鞋來,往周曉玲的屁眼上吐了口唾沫,稍微用手掌粗暴的摩擦了幾下,便將高跟鞋的鞋尖對準周曉玲的屁眼,狠狠的捅了進去。
    ”啊,主人,好痛啊……賤奴屁眼都出血了……主人好粗暴……“
    ”喜歡嗎?你這個賤奴,這樣不是正爽麽?“
    ”嗯,好舒服呀……嗯……啊……主人再捅深一點,用力一些……“
    ”賤奴,這就給你舒服的!“卓成狠狠的將高跟鞋往裏一捅,胡亂的在裏面旋轉了兩邊,便伸出兩根指頭鈎住周曉玲繃開的屁眼上端,使勁拉開,順手將高達八厘米的高跟鞋鞋跟也放了進去!
    ”啊……啊……主人不行了……小奴要死掉了……我的屁眼壞了,它好大呀……“
       只見周曉玲的屁眼被整個高跟鞋撐開一個直徑十厘米,無比巨大的孔洞,連裏面嫩紅的直腸也清晰可見,血液順著直腸正往腸道裏面倒灌著。
    ”嘿嘿。“卓成淫蕩的一笑:”給你緊一緊。“
       說罷,卓成便將抽了大半的香煙,輕輕松松丟進了周曉玲大張的屁眼裏,卻故意丟的不深,以便這只香煙燃燒的更久一點。
   ”啊………………呃…………主人………………好燙…………好……好………………好舒服…………“
       周曉玲的身體顫抖了起來,屁眼裏冒著輕微的煙霧,一股肉香味慢慢彌漫了上來。
    ”主人……你…………真會太虐小奴了…………你虐的小奴好舒服………………“周曉玲眯著雙眼,繃的筆直的雙腿一直顫抖裏,一腳高高踮起,另一腳在充滿淫水的高跟鞋裏磨來磨去,傳來咕唧咕唧的水聲。
        卓成嘿嘿一笑,一手保持著拉開周曉玲屁眼的姿勢,一手拔出高跟鞋,雙頭龍接上,便往周曉玲的腸道深處推去。
     ”來吧,給你通通腸子。“卓成一邊笑,一邊利索的將雙頭龍往周曉玲的腸子裏面塞去,轉眼便塞進去叁四十厘米。
    “啊…………啊………………主人慢一點……小奴的腸子很長的,只是有點彎……但都能塞進去的……主人只管塞就行了…………”周曉玲淫蕩的呻吟叫喚著。
     “彎?捅直不就行了!”卓成根本不管不顧,只管強行將雙頭龍往裏面塞去,硬將大腸的幾處彎曲給頂開,讓雙頭龍一直暢行無阻。
    “啊………………啊…………………………主人太棒了………………小奴的腸子都要被你捅爛了………………主人好棒,繼續捅啊…………再多捅一些,小奴的腸子很長的………………”
        卓成嘿然道:“好,那就再給你加一根!”
        眼見手中一米長的雙頭龍已經全部鑽進周曉玲的腸子裏,卓成二話不說,再度拿過一條一摸一樣的,繼續往裏捅去。
        人的腸子有六七米長,就算是減去彎曲,卓成也很有興趣知道,這個淫賤的性奴能不能容納兩米的性器入腸?
        開始周曉玲的叫聲還非常淫蕩,可是隨著第二根雙頭龍插入不到一半,周曉玲的叫聲便越來越慘烈了:“主人不要………………小奴肚子要漲暴了,裏面好多主人給小奴…………灌得尿啊……………………還有兩條大棒子……………………小奴不行了……………………肚子要爆了………………小奴要死了………………”
        卓成看了一眼,不以爲然的道:“爆不了,你的肚子等會兒主人會幫你解剖的,現在還不會暴,放心吧……”
        周曉玲眼泛淚光,楚楚可憐的回頭看著卓成道:“好的主人…………小奴…………一定盡量堅持著等會兒讓主人來解剖………………”
        言語間,努力半晌,卓成終于將第二條雙頭龍塞入了周曉玲的屁眼內。而此時的周曉玲,肚子已經膨脹的如同即將六七個月的孕婦一般,連白嫩的肚子也看似透明了起來,幾乎讓人有一種能看到腸子的錯覺。
        卓成哈哈一笑:“這樣才帶感嘛!來,你的小騷逼主人還沒享用過,準備交出來讓主人好好操弄吧!”
     “好的主人…………呃…………”周曉玲艱難的打了個嗝:“您要怎麽操小奴啊…………”
         卓成順手從桌上拿起一把解剖刀來,將周曉玲捆著雙手的繩子給割斷:“這繩子也是礙事,你這賤奴如此聽話,想來也是用不到的。”
      “嗯。小奴什麽都依主人的……”周曉玲乖乖的依舊撅著屁股趴在那裏。
         卓成一把揪住她的頭發,扯的她一個踉跄:”過來……“
         卓成將她拖到一個衛生間的隔間裏,打開馬桶蓋,半滿的馬桶裏面竟然還有些大便沒沖幹淨。
         卓成將她拖到馬桶前:”趴下!“
         周曉玲乖乖依言趴到了馬桶上,雙手撐著馬桶沿,雙腿大大的張開。
      ”誰讓你撐著了?“卓成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屁股上:”手背過來,自己控制住。“
         周曉玲也是被虐過無數次的人,自然知曉他的意思,乖乖的雙手背到背後,左手捏住右手腕,右手捏住左手腕,做出一個性奴標準的自我控制的姿勢來。
         卓成雞巴一挺,徑直插入了周曉玲那如同被洪水沖過一般的騷逼裏,裏面已經是水滿則溢的狀態了,滿滿當當,插起來噗嗤噗嗤作響。
      ”啊………………啊…………主人……你的雞巴………………太大了………………再深一點………………直接插小奴的子宮吧………………裏面很緊………………很緊的………………“周曉玲脖子高高揚起,如同一只驕傲潔白的天鵝,但口中發出的淫蕩叫聲,卻如同一只最低賤的母雞。
      ”滿足你!“卓成雙手緊緊握住周曉玲纖細的腰肢,腰間加力挺動,原本只是進入一半的巨物,整根挺入了周曉玲子宮裏面!
      ”呃………………呃……………………“周曉玲花心被灼熱的巨大肉棒一頂,一瞬間便翻起了白眼,燙的高潮疊起,口中發出的已經是不成語句的淫叫了:”操……………………死……………………小奴想死……………………主人………………小奴要你操死我………………“
         卓成也不管不顧,只如一只發情的公牛般,不停的沖撞。
         整個隔間內,只能聽到他粗重的喘息,以及如同踩如爛泥漿一般快速而劇烈的”噗嗤噗嗤“的抽插聲。而周曉玲,只有喉音不斷發出”格格……格格…………“這樣古怪的聲音,整個人白眼翻起,臉色紅的像是上鍋在蒸一般,而子宮也在拼命的抽搐,陰道裏不斷被推擠著大量的陰液,顯然已經進入了連續的極緻的高潮中………………
       在那含混不清的神智裏,周曉玲只覺得,這個男人也太猛了!幾乎只是用操的,就能把自己操到如此失神的狀態,這世上絕沒有第二個!或許也是其他巨大的擴張器具,沒有他那般灼熱的肉感和劇烈的荷爾蒙吧,所以他的抽插,帶著周曉玲的幾乎是毀滅般的快感!
       而在周曉玲這樣的高潮中,卓成卻依然不滿足。他的性能力太強,這樣根本無法達到高潮!但這樣操下去,恐怕周曉玲會被他操到魂飛魄散的!
       卓成不甘的松開一只手,扒開周曉玲的屁眼,一手頂住已經被塞滿的雙頭龍,大力的往深處探去!
     ”撲…………“周曉玲的嘴巴大張,反射性的吐出一大口水來。
        卓成的大手依舊努力往周曉玲的屁眼裏面腸道深處伸去,而周曉玲卻像一只漏水的布袋一般失神的不停往外噴水,終于,卓成的大手隱隱隔著屁眼與陰道子宮間的那些軟肉,感覺到了自己的陽物所在!
      卓成大手一握,一把捏住了周曉玲的腸子,包裹住她的子宮,再捏到自己的陽物,開始前後撸動。
      他竟然隔著周曉玲的腸子和子宮撸起管來!
      周曉玲脖子揚起,已是徹底無神,渾身如同將死一般瘋狂的顫抖,兩條長腿趴在馬桶前不停的搖晃。
      而卓成則是一邊沖刺,一邊死命的撸動!看到周曉玲這般即將失神的模樣,眉頭一皺,將她的腦子一把按進了馬桶裏面的汙水中,然後伸出一只腳,將她的腦袋給死死踩住!
       這般冷水一刺激,周曉玲終于回到些神來,但回神不過幾秒,腸子與子宮陰道內那無處不在的猛烈撞擊所帶來的強烈快感又讓她迷失了自己,即使在水底也不斷的張大著嘴想要呻吟,腦袋拼命的搖擺著!
      而她的雙腿也已經站立不穩了,徹底的軟倒了下去,卓成一把握住了她的腰,抱住她如同一團死肉的身體,仍是拼命的狂插猛捅!
      而此時的周曉玲,已經攀升以前從來未曾達到過的愉悅的頂峰,整個身體都已經痙攣不止,整個陰道,子宮,腸道都開始拼命的攣縮,抽搐著,淫水陰精不斷的噴灑在卓成的陽物上,即將魂魄離體一般!
       卓成眼見不成,趕忙將她一把從馬桶裏扯了出來,停止了抽插的動作,將她摟在懷中,讓自己巨大的陽物只是靜靜的頂著周曉玲的子宮,巍然不動。
       過了起碼十分锺,周曉玲才悠悠醒轉。這還得虧她之前吃了大量的性藥,激發了她的潛力,否則起碼昏迷個一天才能醒過來。但是,這些性藥在今天産生的助興作用,已經完全超過了她對于性高潮的所有想象與期待!
       感受著卓成依然在體內的堅挺,周曉玲溫柔的看著卓成,微笑道:”主人,小奴太幸福了…………讓小奴也給你一個最好的高潮吧,您把小奴虐殺掉吧……用您最想用的,最能夠有快感的,最殘暴的方式,殺掉小奴吧……小奴已經別無所求了……“
      卓成看著周曉玲的眼睛,自然知道她所說一切皆是真心,而這也是他一直以來的願望……只是此刻,卻産生了些許的不舍……如此完美契合于他的性奴,他還能再遇見下一個麽?
       周曉玲看懂了他的眼神:”主人,只爲刹那光華與極樂,勝卻多少無趣的時光……這是我們共同的願望呀?“
      卓成看著她,眼神也逐漸堅定了起來。
       抱著周曉玲的身子,讓她從陰道到子宮都被自己的巨大陽具所穿透著,卓成慢慢向前走去。
    ”啊……嗯…………主人……好舒服呀…………您要怎麽樣殺掉小奴呀…………“周曉玲高高的踮起腳尖,配合著卓成向前走,但身高的差距依然讓她的身體每一次都被卓成深深的穿透,每一步都走的高潮疊起:”小奴太爽了………………小奴想要解脫了………………主人………………“
       卓成走到清洗拖把的小水池旁,將上面的水管給拉了過來,然後又頂著周曉玲的身體走回馬桶邊,將水管扯到周曉玲的嘴邊:”乖奴,來,含住這根水管,全部吞進去,一直吞到胃裏面去,好麽?“
    ”嗯……只要是主人喜歡的…………“周曉玲含情脈脈的看著卓成,慢慢張開小嘴,將水管含住,然後就像吞進卓成的陽具一般,一直揚起脖子,直到那根水管的凸起一直從她的喉嚨蔓延到胃部。
       然後,卓成打開了水龍頭。
    ”嘔……呃…………“巨大的水流一下子沖擊到了周曉玲,讓她瞬間産生了不適。
        卓成握住她的腰,再次將陽具一直深深的塞進了她的子宮,不停的沖撞著,一邊溫柔的說道:”乖奴,等下當你的肚子被撐到最大的時候,主人就一刀剖開你的肚子,掏出你所有肥美的腸子,好麽?讓你的下面只有我的大雞巴,好麽?“
       周曉玲被水流和卓成的抽插刺激著,但也依然聽到了他說的話,微眯著眼睛,乖巧的點著頭。
       急速的水流飛速的膨大著周曉玲的肚子,而卓成也在拼命的加速著抽插的速度,累的大汗淋漓。周曉玲在快感的謎巢中迷失了方向,卻又不能出聲,只能一臉嬌紅的享受著。
        她的肚子,如同吹起一般,六個月,七個月,八個月,九個月……即將臨盆……連肚子上的血管都清晰可見了起來……
        卓成將解剖刀握在手中,順著周曉玲陰毛的最下面,輕輕的刺了進來,然後輕松的如同切開一個西瓜般,呲啦啦的將她的肚皮給解剖開來……
         刀口剛到小肚子,周曉玲那些股脹到極緻的腸子便蜂擁著從剖口處探出頭來,擠出她的身體,而卓成的另一手卻緩慢的接著這些擠出來的腸子,也不接穩,只任由它們從手間滑落,恍若未見,依然慢慢的劃拉著周曉玲的肚皮,一直剖到最高處的肋骨下。
       這是多麽美妙的一副畫面。
       男人強壯有力的身體不斷在一個擁有完美胴體的女人的陰道子宮裏面瘋狂的抽插著,帶動著大量的淫水從兩人身體的結合部滑落。而女人高高的揚起脖子一臉紅潤的歡愉,就像一場最美妙的性愛……但這女人的肚子卻如同一個被打開的雙開門一般,裏面飽滿的肥腸劈裏啪啦的不斷下落,掉落進她身下的馬桶裏。  
       而兩個人都恍若未覺,男人只是戀戀不舍的捏了幾把她的肥腸,便果斷的伸出刀子,一下子割斷了女人的腸子和胃幽門的連接……
       水液從周曉玲的胃裏直接流了出來。卓成看了一眼,將水管從周曉玲的喉嚨了抽了出來……
       奇怪,在這瀕臨死亡的時候,周曉玲反而清醒了許多,溫柔的說到:”主人,好奇怪呀,我的肚子都被你掏空了,還是這麽喜歡被你操,你操的我還是這麽舒服………………你要不要看著我現在的樣子來操我…………“
       卓成點了點頭,自己抱著周曉玲半躺到了馬桶上,然後將周曉玲面對著自己。周曉玲伸出自己的雙手,拉開自己被剖開的肚皮,騎坐在卓成的大雞巴上,一臉淫蕩而嬌媚的笑容:”主人,賤奴的肚子裏面都被你給掏空了…………你真的好會操,好會剖哦………………你把我的胃也割了吧,沒用了…………“
       卓成看著自己眼前這個誘人的美人兒朝自己打開肚皮的樣子,心跳越來越快,雞巴也越來越硬,忍不住依言握住周曉玲的胃,狠狠一把,將它給捏爆掉了。
    ”嘔…………“周曉玲又嗆了一口水出來:”主人……你好粗暴…………你的雞巴越來越大了,越來越硬了…………操的小奴不行了…………小奴要死………………小奴的奶子好挺啊………………給主人玩,給主人吃好不好……“
       卓成拼命的聳動著身體,一把扯住了周曉玲的一只乳環,猛的一扯,硬生生扯脫了周曉玲的一顆乳豆,鮮血噴湧而出。
    ”好舒服…………主人………………“
       卓成一頭撲了上去,含住正在湧血的乳頭,一邊吸血,一邊用力狠狠的咬下,牙齒硬生生切落一塊乳肉。
    ”主人………………太爽………………太爽了………………你的雞巴也好大好大………………“周曉玲的聲音陡然高亢了起來:”快了…………主人,賤奴的心跳的好快啊………………你捏住賤奴的心髒吧……捏爆它,捏死小奴,小奴要高潮了……………………快讓小奴死吧…………“
        卓成另一手依然穿過周曉玲空蕩的肚子,從肋骨下穿過,捏住了周曉玲小巧的,還在微弱而努力跳動的心髒。
        卓成一邊啃噬著乳肉,一邊不斷的擠捏著周曉玲的心髒,一邊更加死命的操弄著周曉玲的子宮。
    ”要來了…………要來了………………射給賤奴………………主人“
        周曉玲的聲音最後的瘋狂了起來,但心髒已經快要無力跳動了,身體手足都已經開始了拼命的不自然的抽搐,如同一條蛇信子一般飛速的抖動著。
       卓成也瘋狂的沖刺著,最後猛的深深抵住了周曉玲的子宮,悶聲怒吼道:”賤奴,老子射死你!!!!“
        憤怒的雞巴,終于噴湧而出!而卓成的右手,也用力狠狠一握,噗嗤一把捏爆了周曉玲的心髒!
       周曉玲整個身體瘋狂的顫抖,脖子高高揚起,眼睛泛白,子宮裏最後一次灑落了無數陰精,然後陡然便身體脫力,重重的向後仰倒。
      ”砰“的一聲,周曉玲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地闆上。俏臉通紅,兩眼已只見眼白,口角滑落著涎水,一副達到高潮盡頭的模樣。整個胸腹大大張開,裏面空空蕩蕩,一對飽滿的一個殘缺不全,一個耷拉在胸前。
        而她那美麗的下半身,子宮已經裸露在腹腔中,陰道內此時正在往外湧出大量的精液。兩條完全被浸潤濕透了絲襪的長腿猶如機械般不斷的抽搐抖動著,兩只玉足一只光著,另一只著著透明的高跟鞋,兩足無助的輕柔而機械的蹬著。
       顫抖了好半晌,她的身子突然向上拱起,像是最後一次向主人展示她完美的騷逼和屁眼一眼,只一秒,便不再動彈,重重的又落下,然後再無半分動靜。
       卓成默默的坐在那裏,也不知是在回味,還是感慨。


        廁所外的叢林中,一道黑影一閃而逝,直到最後,他也沒看到周曉玲讓他殺人的那個動作與信號,他知道周曉玲已經找到她想要的了。

        俱樂部中,伴隨著周曉玲的身體最後一次重重落下,所有人都已陷入了狂歡。現場甚至到處都看到血迹,也不知是純粹的性虐,還是也有人忍不住玩了虐殺。
        角落中,一個身高約有一米六五,年齡約莫只有十五六歲的女孩兒,卻生的極爲童顔巨乳,容顔俏麗。
        她的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輝。
    ”我的處女陰道,爲什麽會如此濕潤。“她暗暗想著:”莫非曉玲姐所得到的……也是我夢寐以求的麽……………………“
       她看著畫面中卓成的模樣慢慢暗去,陷入了沈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