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娄烨下血本拍的《兰心大剧院》没看懂?别慌!

精彩内容:

婁烨半輩子拍了十幾部電影,但正式在內地公映過的到目前爲止除了《浮城謎事》《推拿》《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叁部,只有這部曆經波折終于上映的《蘭心大劇院》。

可是由于種種原因,影片又又又臨時撤檔了,中途甚至一度爆出鞏皇主演的作品可能直接改網大,好在幾經波折,《蘭心大劇院》終于在兩年後正式登陸內地院線。

不經曆點什麽那還是婁烨的作品嗎?

《蘭心大劇院》從題材、內容上來看並沒有什麽禁忌,類型也比婁烨以往作品更加商業化,可是不少觀衆卻表示,好像沒看懂。

沒看懂?淡定,

威尼斯電影節評委開始也沒看懂

音樂起,一場戲中戲、碟中諜拉開帷幕。

這部黑白影像、虛實交錯的影片將舊上海勾勒的似真似幻,也仿佛帶著觀衆在戲劇與真實之間切換穿梭,多國交鋒的局勢,國語、英語、日語、法語各種語言彙集起來,讓人稍不留心就搞不懂接下來的劇情是怎麽回事了。

反旗袍化是婁烨對這部作品的要求,他甚至讓設計師去做街頭測試,穿上《蘭心大劇院》的戲服走在當下上海街頭,不會讓人當成奇怪的“風景”。婁烨這麽做是有自己的用意,他覺得本質上可能自己就是把這當成一部今天的電影,無論觀衆怎樣排除今天的視角,它依舊是一部今天的電影,不如坦誠面對這個現實。

于堇的任務和王佳芝的愛情

如果實在覺得《蘭心大劇院》不容易懂,那不妨跟李安的《色戒》來對比一下。于堇和王佳芝身上有一定的共性,演戲、色誘、任務、愛情是她們共同的人物線。

王佳芝的簡單在于她初出茅廬,喝一杯咖啡、打兩圈麻將漏洞百出,易先生打從一開始就看穿了她的把戲,但故意要逗一逗這個不知死活的小丫頭,他用鞭打式的發泄來對她進行教訓、征服。只是在王佳芝潰不成軍的時候,以爲自己盡在掌握的冷面易先生反而跌入情網,他的真情流露成爲在稚嫩的王佳芝面前的救命稻草。

王佳芝終究因爲“愛情”使得勝利在望的地下工作功虧一篑。

動心的結果就是這麽殘酷,成熟的于堇是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何況她遠沒有王佳芝那麽簡單純粹。她是一個從小被養父休伯特(帕斯卡·格裏高利飾)當成間諜培養的孤兒,演員是顯性身份,間諜是隱性身份,從一開始她就不可能只把自己當成一個女兒、一個女人。

《蘭心大劇院》講的是愛情還是諜戰?

有人說《蘭心大劇院》講的是諜戰,也有人說一向關注女性的婁烨終歸是在拍愛情。

作爲從小被培養的女特工,于堇魅力四射,對男女之情的把握更是遊刃有余,爲了任務她可以嫁給倪則仁,又在必要的時候親手把他救出來殺掉。

面對矢志不渝的話劇導演譚呐,她們在舞台上一次次對視、牽手,無法掩飾的情感延展到戲外,卻只能在時代的裹挾中若即若離。

終于在生命的盡頭,于堇勇敢的選擇爲愛情死,最後一次赴與譚呐之約。

于堇在話劇中飾演的秋蘭有一句台詞,恰如她真實的心境寫照,“我做過很多事,其中一些我愛,有些我不知道,但我還是做了,然後我回來了,我回來時爲了我愛的東西,和你在一起。”

講諜戰,講上海,講愛情,最終是在講女人,而于堇是那個在時代洪流中想要把握自身命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