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97久人人做人人妻人人玩精品郑爽开公司欠债不还,前男友被拖累成老赖,网友:最惨前任?

精彩内容:

因種種原因被列爲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的人有很多。

100人中就有1個是老賴‍

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截至2020年11月11日,公布中的失信被執行人爲615.7萬人,而累計的失信被執行人總數規模更加龐大,到2019年底,我國的失信被執行人總數已經直逼1600萬人。這意味著什麽呢?

按14億人口計,平均100個人中就有1個人當過或正在當老賴。一項科學研究表明,從全球來看,一個人一生大約認識4000人,換句話說,你可能會碰到40個以上的老賴,有些老賴,可能大家都知道,有些老賴可能對你很好,只是對另一部分人就不那麽友好了而已。

在老賴一詞剛問世的時候,部分媒體常常喜歡樹立一些典型,隨著該群體數量激增,媒體版面完全不夠用了,如今的老賴若不是如富豪、名流等知名人士真的很難名揚天下,他們的名字至多只是在一些大屏幕上滾動一下。

不過也有一些捷徑。近日,一位名叫張恒的男性失信被執行人就成功沖上社交媒體熱搜,成功霸屏。

最慘前任?‍

天眼查APP顯示,在廣大剁手黨人忙著買買買的雙十一當天,從事人工智能科技的上海鯨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鯨乖乖)新增了一條失信被執行人信息,立案日期爲2020年8月25日,案號爲(2020)滬0112執7538號,張恒正是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

那麽,張恒是誰呢?他怎麽會有如此大的能量?不熟悉娛樂圈的人們可能一頭霧水,其實,張恒有一個非常特別的身份----國內知名女演員鄭爽的前男友,後者出演過《一起來看流星雨》、《古劍奇譚》、《抓住彩虹的男人》、《寂寞空庭春欲晚》、《微微一笑很傾城》、《夏至未至》、《悟空傳》、《青春鬥》等影視劇。

目前,鄭爽在國內娛樂圈中炙手可熱,樹欲靜而風不止,張恒很難安安靜靜地做一個老賴。有人說,這也真夠冤的,如果是現男友也就算了,人家已經是前任了,本來就夠慘的了,現在不僅當了老賴,還要被大家盯著大肆宣揚!

事實上,這個局本來就是一個羅生門。鯨乖乖見證了張恒與鄭爽的甜蜜,也見證了雙方的一地雞毛。

好戲還在後面‍

2018年8月,張恒首次公開承認與鄭爽戀情。每個愛情故事都有著相同甜蜜的開頭,但結局卻各不相同。四個月後,雙方便合夥開設了上海鯨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鯨谷座),注冊資本2000萬元,鄭爽持股68%,張恒持股32%。

次月,鯨谷座又以720的認繳資本與72%的持股份額聯合另外兩名自然人設立了鯨乖乖。

老人們常說,好朋友不要合夥做生意,一旦有了利益關系,很容易翻臉。人工智能的風口迷住了鄭爽與張恒的眼睛。

僅僅過了幾個月時間,這對讓無數少年少女的羨慕的情侶便在感情與生意上雙雙分道揚镳。沒有結婚,沒有孩子,真要想結束,感情上還比較容易做到,但生意上的事就麻煩了。

鄭爽方面指責以張恒爲首的管理團隊辜負了自己的信任,沒有一個負責任的規模,導致鯨谷座與鯨乖乖資本金消耗過快,拒絕繼續追回計劃外的投資。然而,人工智能本來就是一個無底洞,自動駕駛等等都屬于其範疇,往大了說,可能是一個天文數字,往小了說,可能數十萬就可以生産出一個智能開關。

千錯萬錯就在于鄭爽進入了一個自己完全不懂的領域,原本可以像同行一樣幹幹文化傳播什麽的玩意兒,投資不大,上手起來也比較容易。

如今,一時心血來潮試水人工智能,一時又以自己只是一個投資人,未參與鯨乖乖的具體決策運營,竭力撇清所有關系,很可能沒有那麽容易。

按照目前公開的資料,鄭爽仍然是上海鯨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鯨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最終受益人和疑似實際控制人。這樣的關系豈是想否認就可以否認的?

所以,這場戲遠未結束,張恒目前隱忍不發大概率還是通過和平解決問題,倘若真被逼急了,恐怕會跳起來咬人的,誰也不知道他會抖摟出什麽猛料出來。(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97久人人做人人妻人人玩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