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客房服务

精彩内容:

健民從廁所出來,剛好看到一位完成Checkin手續,准備提行李到房間的

    女客人。這位女客人看來年約叁十來歲,套裝打扮,典雅成熟。健民一眼立刻

    喜歡上她,于是自告奮勇上前替她提行李。不過女客人只是商務旅行,行李輕

    便。加上她可能吝啬給小費,于是婉拒了健民提供的服務。

    ‘她住在哪間房呢?’健民回到櫃台後,眼睛仍貪婪地望著女客人消失在

    電梯門後的身影,這樣詢問著小傑。

    ‘1033???健民,想要行動的話等我換班後一起去好嗎?’小傑站在櫃

    台後要求著,他知道健民又找到獵物了。

    ‘下一次吧。’健民邊回答,人已經走到電梯門口了,微笑道:‘如果她

    是來商務旅行的話,我保證她下回依然會選擇我們的旅館下榻。’

    兩分鍾後,健民來到了1033號房門口。他整整衣服,然後敲了敲房門。

    ‘誰呀?’裏面傳來女客人的聲音。

    ‘RoomService。’健民回答。

    女客人打開房門,一看是服務生,便沒好氣地道:‘我沒有叫RoomService

    呀,你搞錯了吧。’

    ‘是的,小姐。您是沒叫。’健民客氣地回答:‘剛才有人通知,前面一

    位房客忘了樣東西在這裏。不過我們的清潔人員並沒有發現,所以我想再檢查

    一下。’

    女客人一臉不悅:‘那是他的事,這房間我已經Checkin了,我有使用權。’

    ‘不會耽擱您十分鍾的。’健民和顔悅色地回道。

    女客人見他還算誠懇,便示意讓他進來:‘好吧,不過動作要快,我已經

    很累了。’

    ‘謝謝您,小姐。’他進去時,順手在門把上挂上了“請勿打擾”的字牌。

    現在,健民更可以慢慢欣賞這位女客人了。她臉上抹有淡淡的妝,有些倦

    容,可是難掩她天生的麗質。她穿著一件連身窄裙,搭配一件無扣的西裝式小

    胸衣,使她整體看來更顯成熟妩媚。當健民跪下藉口搜尋床下時,他更驚豔她

    在透明絲襪覆罩下的那雙完美無暇的玉腿。健民心想:這回真的是碰到好貨色

    了。

    健民很技巧地從口袋中掏出一條金絲項煉,灑在床下。然後又假裝發現寶

    貝似地將它拾起,拎在女房客的眼前道:‘原來前面那位房客找的是這個。’

    女房客看到金絲項煉有些心動,不過仍擺出她一貫的態度道:‘好吧,你

    的任務完成了,我要休息了???’

    ‘好的,小姐,我不打攪了。’健民道過晚安後,自顧自地把玩著這條項

    煉:‘嗯,看似普通的項煉,可是的確非常的金碧輝煌,難怪主人會舍不得它。它不僅是值錢而已,看久了,好像有些不爲人知的秘密。’他依然將項煉置

    于與女房客眼睛同樣的高度,不停地旋轉著。試著讓反光的角度,剛好都輝映

    在女房客的雙眸中。

    經健民這樣一說,女房客有些被那金碧輝煌的光芒所迷住了,便附和道:

    ‘哦,真的嗎?它有什幺秘密?你倒說說看。’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仔細看它璀璨的模樣,好像每閃一次,光芒都比

    以前更亮些,更亮些。像是在山洞中埋藏已久的寶藏,忽然有一天被人挖掘出

    來,那耀眼的光芒,令人無法直視,可是又無法不去看它。’

    ‘嗯,是這樣的嗎???’女房客現在眼中只有項煉,和它輝映出來的光

    芒。如果有一下子,健民將反光的角度調往別處,不讓它直射到她的眼底,她

    反而感到有所失落。

    ‘盯著它看,你彷彿被所有的光芒包圍了。你在這層層光芒的中心,就像

    在夢境一般,全身輕飄飄的,沒有煩惱,沒有壓力。這種輕松舒適的狀態,是

    你夢寐以求的,不是嗎?’

    ‘啊,是的。好放松,好舒服啊???’女房客的肩膀慢慢松弛下來,目

    光也漸漸沒有焦點,盡管她好像還盯著項煉不放。

    ‘你叫什幺名字?’健民見女房客已經進入開放接受暗示的狀態,便大膽

    發問。

    ‘我叫安琪???’安琪用幾乎聽不到的唇語回答,她顯然非常陶醉在這

    個飄飄然的狀態中。

    ‘安琪聽好。等一下我拿開項煉的同時,你會閉上雙眼。閉上雙眼後,你

    只聽的到我說的話。事實上,你只聽我的話。知道嗎?’

    ‘知道???’

    于是健民移開了項煉,幾乎在同一時間,安琪閉上了她的雙眼。

    ‘安琪,你能聽到我說的話嗎?’

    ‘能???’

    ‘很好,安琪。你已經被我催眠了。在這個狀態下,你不會進行任何的思

    考,也不會有自己的想法。除了聽我的話以外,知道嗎?’

    ‘嗯,我只聽你的話???’安琪脖子歪在一旁,顯然睡的很深。

    ‘聽好,安琪。現在我要你開始意淫,就是性幻想的意思。我要你回憶你

    所經曆過,或是幻想過最淫蕩的事。然後將這些事加諸在自己的身上,努力使

    自己達到高氵朝???’

    ‘嗯嗯???啊啊???’健民話還沒有講完,安琪已經開始呻吟起來。

    ‘當你意淫到快受不了的時候,我要你張開眼睛。當你看到我的時候,你

    會渴望將所有的淫欲都發泄在我的身上。那時候,只要我會跟你做愛,要你做

    什幺你都願意。’健民下完指令,便退在一旁靜靜地欣賞。

    ‘喔???嗚???啊啊???’安琪的聲音由呻吟開始轉爲嬌喘。她的

    身子不斷地顫抖著。健民知道她已經很進入狀況了。

    沒多久,安琪欲火焚身了。她忍不住地脫掉了上衣和洋裝。剩下內衣褲和

    絲襪的她,更顯得妩媚動人。健民見狀,趕緊也將自己的衣褲脫去。

    安琪還來不及除去內衣褲,就張開了眼睛。她一看到健民,滿臉媚態地央

    求道:‘求求你,占有我???’

    ‘可以,不過你得跳個脫衣舞給我看。嗯???要有職業水准的。’健民

    此時早已躺在床上就緒。他用雙手將自己的頭部枕高,好來欣賞安琪完美無暇

    的胴體。

    ‘是。’安琪應聲後,開始幻想自己是高級職業脫衣舞娘。她抖了一下胸

    部,然後嬌羞地除去了胸罩。接著又將自己的玉腿擡到床上,緩緩地退去了絲

    襪。最後又扭動了幾下屁股,然後徐徐地拉下了內褲。

    健民看的是目瞪口呆,血脈噴張。他沒想到安琪幻想世界中的脫衣舞娘靜

    是如此的有職業水准。小弟弟早已腫脹的難以忍耐的地步。

    ‘來,爲我吹箫吧。過了這一關,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了。’健民命令

    道。

    安琪順從地爬上了床。脫掉了健民的內褲。她先用雙手盈握著健民的那話

    兒,然後低頭用舌頭舔了幾下健民的龜頭。最後再將整跟陽具吞沒在她的熱唇

    裏。

    健民真的沒想到安琪人長的漂亮,技巧也如此的高超。他再也忍不住了,

    于是她推開了安琪,將她壓跪在床頭,提高她的屁股,准備從後面進入:‘當

    我插入的時候,你會配合我達到高氵朝。當我射精時,你會在高氵朝中結束自己?

    ??’

    ‘是???啊!’果然在健民插入的瞬間,安琪達到了高氵朝。然後隨著健

    民的抽插,安琪被所帶來的快感淹沒在陣陣高氵朝當中。最後健民射精了,安琪

    便軟倒在床頭。

    ‘睡吧,安琪。當你醒來以後,你將不會記得剛才的一切。你會帶上這條

    金絲項煉,並且視它爲你個人非常重要的東西。當別人詢問,或是稱贊這條項

    煉時,你會無動于衷,或只是禮貌性的回答。然而,當你聽到我的贊美時,你

    會不自主地去看它,然後會在瞬間被它所催眠,進入完全聽命于我的狀態。你

    會跟櫃台留下詳細的聯絡方式。以後只要你來這裏商務旅行,你一定會選住這

    間旅館。’

    健民親吻了一下安琪的額頭後,悄悄地下床,穿好衣服。然後開門取下門

    把上“請勿打攪”的字牌。關門,走人。

    沒多久,安琪悠悠轉醒。發現衣物散亂一地,然後自己卻一絲不挂地躺在

    床上。她不明白自己爲何會如此,只是搔頭抱怨下午的會開的實在太累了。因

    爲已經脫光了,幹脆就去浴室洗了一個澡。出來的時候才發現床頭多了一條金

    絲項煉。她雖然不明來處,可是總覺得自己跟這條項煉很有緣。于是她拿起項

    煉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看看時間還早,便換上休閑服裝,准備去逛夜市。她下

    樓經過櫃台時,忽然希望這旅館能經常告訴她折扣的消息。因爲她想只要來這

    邊出差,就住這間旅館吧。

    ‘這幺喜歡我們這間旅館嗎?’櫃台服務生在她留下詳細地址電話時問道。

    ‘嗯???你叫什幺名字。’安琪看這愛搭讪的服務生還滿可愛地,便順

    口問道。

    ‘我叫健民。健康的健,國民的民。’

    ‘健民,很高興認識你。’安琪跟他點頭示意,然後轉身離開。

    ‘我也是,安琪小姐。’健民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心裏這樣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