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哪些小动作能让男友硬【龙魂侠影番外篇:剑谷谪仙】【完】

精彩内容:

話說龍輝跟嶽彪出了魔界,

  通過血海林便到了天劍谷後山,只見前方諸劍林立,百余名弟子持劍結隊嚴陣以待,看其架勢是隨時准備沖入魔界支援。

  爲首弟子迎了上來,

  說道:

  「王爺,

  您可安好?」龍輝點頭道:

  「好得很你們不必擔心。

  」

  衆弟子撤去劍陣,領龍輝入谷。

  龍輝領著嶽彪踏上石劍鋒之巅,走入主殿,

  只見門前有一深坑坑裏插在無數把劍,正是解劍池。

  殿內立著數十根粗碩的石柱,地砌青磚,

  雖無粲然華貴但卻透著歲月沉澱而成的古樸莊嚴。

  主殿正位,乃是以煉劍所遺留的鐵精所鑄成的座椅,厚實沉重花紋古樸,座位上正端坐這一仙姿出塵的清秀婦人,蛾眉若劍星眸凝霜,身著杏色武士袍,一口赤墨色澤的神劍擱在座旁,正是劍谷仙子于秀婷她玉容冷肅,神情清麗,

  昨夜的風流春意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隨時殺入魔界的肅殺之氣。

  簡、陳二位長老坐于側位,一言不發。

  于秀婷見龍輝後,眸間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欣喜,問道:

  「輝兒魔界一行可曾有損?」

  在外人面前,

  龍輝對于秀婷仍是行女婿之禮

  說道:

  「謝谷主關心,

  小婿完好無損。

  」

  于秀婷松了口氣,但又不願在外人面前表現出關懷之色,便道:

  「你沒事就好也好叫雪芯安心,這丫頭聽得你進了魔界,便要提劍追來我也好不容易才將她勸下。

  」

  龍輝道:

  「小婿雖然安然無恙,

  但魔界已經生出變故!」于秀婷問道:

  「招安失敗了?」

  龍輝道:

  「不但失敗了,

  而且元鼎還跟厲帝打了起來最讓人費解的還是魔尊生死未蔔,還留下一封遺诏!」

  天劍谷衆人聞言也是大吃一驚

  膛目結舌倒是于秀婷劍眉輕抖,依舊是那副波瀾不驚的出塵仙子模樣。

  「二位長老,請先退下,本座有些事要同江南王私談。

  」于秀婷淡淡地對二人說道,兩大長老起身鞠了個躬便退了下去。

  龍輝也朝嶽彪使了眼色,著他退下。

  于秀婷蹙眉道:

  「輝兒,

  魔尊死了嗎?」

  龍輝道:

  「依照遺書內容,

  他是因爲渡不過心魔曆練走火入魔,並殺兒害女,最終魔元反噬形神俱滅,而且他還立下遺囑,

  要將魔界交給我!」于秀婷花容丕變

  道:

  「你答應了?」

  龍輝搖頭道:

  「我還沒這幺傻,

  魔界畢竟不同妖族我對他們知之甚少,冒然將他們收入帳下只會動搖自身基業,而表面上其他人則會以爲我實力大增進而針鋒相對,屆時我們只會滿身麻煩。

  」

  于秀婷道:

  「但那封遺诏便刻在牆上,

  厲帝看見了代表朝廷的元鼎國師也瞧見了,五大魔君也目睹了,你又該如何處理。

  」龍輝壞笑一聲,徑直朝主位走來,登上台階,站到了于秀婷跟前。

  美婦人粉面一紅,方才的冷豔肅殺之氣一掃而空,眸子水波蕩漾間透著淡淡的嬌媚春意

  低聲嗔道:

  「你,

  你別太放肆了這裏是天劍谷,可不是你那王府。

  」

  龍輝半蹲在她膝前捧著柔荑,

  笑道:

  「但眼前人卻是我的愛妻!」說罷低頭親了親于秀婷細嫩的手背,美婦人俏臉又是一暈。

  龍輝嗅著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嘴唇溫柔地吻遍她一雙細潤的柔荑,于秀婷緩緩阖上美眸瓊鼻微微喘氣,眉宇間春潮彌補,嘴唇時而輕咬時而吐氣,玉容上透著幸福的神情。

  龍輝嘴唇順著美婦的玉手上挪,滑過藕臂,

  慢慢落在肩頭熱吻落到她脖頸,于秀婷嘤咛嬌吟,朱唇吐蘭道:

  「好了好了,別鬧了,讓人瞧見可就不好了!」「好姐姐,

  但我現在就想要你!」

  話音方落龍輝伸手托起她細巧的下巴,

  往水潤的丹唇嘬了一口吻得美婦人體軟心酥。

  熱吻間,龍輝手掌已經大膽地探入衣襟內,

  緊湊修身的武士袍將美婦人的豐腴身段勾勒得十分誘人如今被男兒的手掌伸入衣衫越發淩亂,于秀婷的呼吸也逐漸加粗變沉,本欲嬌嗔訓斥但嘴唇被堵,再者龍輝的口舌十分靈活,溫柔之中不住撩撥著于秀婷內心的愛火情欲。

  「不要……這裏是天劍谷主殿……會,會被人看見的!」于秀婷好不容易掙開男兒的纏吻,急忙制止道但她此刻朱唇含潮,聲音帶著膩人的嬌喘膩,與其說是制止倒更像再撒嬌。

  龍輝見她容似秋月,色比春曉,鬓若刀裁,

  眉如墨畫鼻似懸膽,睛含媚波,叫他不禁眼熱骨軟,情火大動。

  于秀婷心中一動,覺得身子酥軟燥熱,不免挪動了一下身子,腿根上竟碰到一條硬硬沉沉的巨物隔著褲子還透過溫熱來,雪靥又是一暈。

  龍輝掌心在美婦一對彈實的梨乳上揉搓,

  瑩白的乳浪翻湧而起從衣領處溢出了不少雪沃嫩肉。

  于秀婷眼波流轉,呵氣如蘭,

  微微嬌喘:

  「輝兒……別,

  別鬧了這是天劍谷正殿……不是你家,由不得你胡來……」龍輝掐乳揉奶的十根指頭又緊了緊,

  滿手彈滑腴沃還趁機捏了兩顆乳珠一把,于秀婷頓覺痛癢難忍,又是一陣嬌哼。

  龍輝嘿嘿一笑,收回一雙魔手,于秀婷胸前頓覺一輕,不免暗自慶幸

  忖道:

  「還算這冤家識趣……」

  想到方才自己坐在掌門高座之上被這小子淫亵,美婦人不由得心跳加速耳根烘熱如火燒。

  龍輝卻是賊賊淫笑,解開腰帶,伸手往褲裆裏一淘,一根熱騰騰的巨陽崩跳彈起擦著于秀婷面頰而過,熏暖的氣息撲面而來烘得美婦又是一陣嬌羞。

  「好姐姐,快再讓小弟舒服舒服。

  」

  龍輝笑嘻嘻地將巨物送到于秀婷唇邊,

  正是要這外相秀雅端莊實則悶騷內媚的美婦人再替自己口舌侍奉一番。

  于秀婷被羞得滿面绯紅,杏眸圓瞪,

  恨聲嬌嗔道:

  「拿開!」龍輝嬉皮笑臉,

  道:

  「好姐姐別害羞,昨夜你表現得實在很好,

  今天就再來一次嘛!」

  舊事重提于秀婷不禁想起昨夜被他糊了一臉的情形,臉蛋不禁氣血上湧紅得幾乎滴出血來。

  「婷兒,快來嘛,再拖下去,一陣子就會有人進來了!」龍輝捉住美婦心中的怕被人揭穿和性子羞澀的軟肋,半是哄騙半是脅迫。

  于秀婷咬了咬牙,

  哼道:

  「這等糟蹋人之事,

  你休想我就範!」龍輝道:

  「好姐姐這不過是閨房之樂,

  反正咱們也突破世俗倫理在一起又何須再顧忌什幺,該潇灑的時候便要潇灑。

  想必婷兒你也沒試過這般刺激的事吧,今日趁此機會咱們便好好享受一番。

  」

  于秀婷幽幽一歎,緩緩阖上眼眸,憋紅著秀靥,怯生生地張開玉唇龍輝大喜,順勢將龍根送入美婦檀口,內裏柔軟香滑溫暖濕潤。

  純正的天龍陽息湧入,于秀婷哼哼嬌吟,

  腴軀越發燥熱情火暗湧,腿股間湧起一片濕意,半閉的秀眸間一片迷茫臉色酡紅,兩腿緊夾間更是有一攤水印彌漫著。

  在這莊嚴古樸的天劍大殿,享受著仙姿出塵的谷主口舌侍奉,那種感覺直叫龍輝登頂九霄爽得他連連吐氣喘息。

  于秀婷雖是羞澀,但難敵心中綿綿愛意,

  內媚之體開始生出反應情不自禁地用嫩舌在龜菇四周輕輕掃著于秀婷嬌挺的鼻梁已經布滿了汗珠,嘴巴有些酸麻吐出男根,

  嗔道:

  「你有完沒完,

  快些告訴我正事!」龍輝不以爲然轉身往谷主寶座擠坐下去,兩人身軀緊貼惹得于秀婷又是一陣嬌羞含春。

  龍輝伸出兩只祿山之爪將兩只肥實的梨乳擒在了掌中,隔著衣衫任可清楚的感觸到了于秀婷雙乳那驚人的彈跳力和細滑揉搓了兩下又大又彈,用手托住了掌中美肉的下沿,掂了兩掂

  調笑道:

  「好姐姐,是擔心魔界暗中作祟嗎?莫慌,

  爲夫早有安排。

  」

  于秀婷吐著香蘭,氣喘籲籲,

  嗔道:

  「知道就快說,

  別拖拖拉拉。

  」龍輝握住于秀婷的柔荑,引到自己胯下,

  笑道:

  「婷兒,

  爲夫那活兒著實憋屈且爲我揉揉撸撸,只要婷兒一邊撸,我便一邊說!」于秀婷含羞橫他一眼嗔了一句討厭,口中雖說卻不忍輕慢于他,右手只緩緩撸起那巨物來,灼熱的男人氣息燙得她滑膩的掌心十分舒服美婦人不免再投入幾分。

  龍輝只覺她那小手撸得又柔又膩,通體暢快,

  不由吞出兩聲濁氣右手摟著婦人腴腰,左手輕撫緊繃滑嫩大腿,淫笑道:

  「好姐姐你的手法當真靈巧,不愧是常年練劍之仙手!」于秀婷羞得耳根一熱,

  狠狠在龜菇掐了一下龍輝雖是吃痛,但仍覺銷魂快樂,不禁得寸進尺:

  「好姐姐再給我含一含吧!」于秀婷白了一眼,實在拗不過這冤家將腮邊淩亂的秀發挽回耳後,再次俯下檀首替愛郎夫婿含住男根。

  坐在谷主寶座,盡情享受這高高在上的仙子香唇膩舌,龍輝只覺得人生已然無憾。

  男人將手順著美婦腴腰粉背滑下,落在翹臀肥股上,捏著兩瓣臀肉細細把玩隨即將手指往臀縫一伸,立即觸及一道溫濕嫩沃的肉縫從中還不是泌出膩膩的花汁,即便隔著衣服也將男兒手指濡上一層幽香。

  龍輝心喜,悄悄解開于秀婷的腰帶,又將手挪到美婦脖頸處,美婦仍不察覺猶在那兒盡力替愛婿吹舔,只求這小冤家早些發泄出來,自己也好免去尴尬。

  龍輝捏住衣領,往外一翻,武士袍就如同花朵開瓣般由兩側分開,芳腴檀沃的女體就猶如花蕊般綻放開來。

  于秀婷甚是羞怒,

  嗔道:

  「你做什幺!」

  龍輝不予她任何抗議反駁的機會,

  龍槍朝上一挺追逐著美婦檀唇,又強行霸占仙子檀口,逼得于秀婷只得赤裸著雪潤的胴體俯身在其胯下兩顆巨碩的梨乳倒垂而下香汗漸漸彙聚在乳尖,凝成一滴滴的晶瑩後滴落下來就像是沾滿露水的熟蜜瓜果,豐碩飽滿。

  于秀婷氣苦,卻又反抗不得,唯有繼續任由這冤家淫辱,含羞帶媚地含住龍槍。

  龍輝淫心再起奇思妙想,手掌往美婦褲頭一探,不由分說便將于秀婷武士褲連同內裏汗巾一同剝下兩片肥嫩碩臀裸在空氣中怯生生地綻放著雪亮光彩,惹得龍輝不禁伸手去摸掌心撫臀,其臀肌嫩滑,滑不留手便是是最精細的絲綢也比不上她,肉感豐潤彈手,讓人爲之神魂顛倒。

  指入深溝,時而立即觸及濕潤多汁的花戶和羞澀的菊蕊,逗得兩朵肉花嬌羞開阖尤其是前端玉壺,接連吐汁,將指尖染上一層芬芳。

  于秀婷不由得繃緊身子,兩瓣沃臀嫩肉立即收縮,潤沃的臀脂立即裹住手指令得龍輝沉浸在一片潤滑中。

  于秀婷實在受不了這小子逗弄,只得不住收臀扭腰避開這只魔手,但無奈龍輝牢牢控著她螓首她無法完全擺脫男兒糾纏,扭捏一番後身子已經離開座位,臀股懸空在外,整個人也離開了座位變成另一個姿勢——龍輝大馬金刀坐在位置上,于秀婷則半蹲半跪在他跟前螓首繼續埋在男兒胯間,含羞吞吐。

  自己舒服地坐在天劍谷正殿的寶座上,而天劍谷之仙子便跪在自己跟前,羞媚溫順地含根吹箫吞吐龍槍,此等豔福實乃筆墨難描,叫龍輝又是得意一番。

  就在龍輝樂而忘形時,卻聞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往大殿走來,于秀婷花容丕變掙紮著欲擺脫龍輝糾纏,但龍輝卻緊緊壓著于秀婷螓首,繼續迫其含根吹箫。

  「娘!」

  嬌滴滴的聲音由外傳來,只見魏雪芯走了進來,她原本不放心龍輝便由金陵趕往天劍谷,想與母親商議。

  于秀婷屏退衆人,本無人敢擅入大殿,也只有魏雪芯特殊,徑直步入正殿熟料甫一進門便目睹了淫媚的一幕,驚得她目瞪口呆面紅耳赤。

  龍輝笑道:

  「雪芯,你也來了?」

  魏雪芯羞紅著耳根,

  垂首嗔道:

  「大哥……你你忒過分了!」龍輝眼珠一轉,

  朝小仙子招了招手:

  「小雪芯快過來,讓大哥好好瞧瞧你!」

  魏雪芯臉頰烘熱,

  那不知他心裏想什幺

  跺足嗔道:

  「鬼話,

  你就想變著戲法欺負人家我不去!」

  說著扭頭便走。

  龍輝立即發難,分出九霄化體,擋在門前,

  阻擋去路。

  魏雪芯跺了跺足,低下頭便要沖出去,但九龍同時發力,將她手腳架住直接押到龍輝跟前。

  于秀婷想起那日小鳳凰的遭遇,不免替女兒擔心,好不容易才吐出巨龍嬌喘幾聲,

  略帶哀求道:

  「你不要欺負雪芯,

  我什幺都依你便是了!」龍輝將面紅耳赤的小仙子抱在懷裏笑道:

  「雪芯乖巧得很

  我怎會欺負她呢!」

  于秀婷道:

  「你不許像對冰兒那樣對她!」

  龍輝微笑點頭,

  魏雪芯不免好奇

  詢問道:

  「娘,大哥又對姐姐做了什幺事?」

  于秀婷臉頰一紅,

  啐道:

  「反正不是什幺好事你不要問了!」魏雪芯橫了龍輝一眼,又是一陣嬌羞伸手在他身上砸下連環粉拳。

  龍輝含笑承受,但雙手卻是暗渡陳倉,解開她腰帶,又伸手去扯她衣襟。

  魏雪芯大羞,雙手急忙架住,卻被身旁的化體龍身制住雙手,任由這荒唐的大哥剝去衣衫。

  于秀婷見狀,

  嗔怪道:

  「你不守信用!」

  龍輝道:

  「好姐姐,

  放心雪芯這幺乖,我怎幺舍得用那等酷刑,只是寬衣解帶罷了!」說著便收回了九霄化體,

  但他以平和的語氣道出淫亵之事卻是叫母女兩哭笑不得。

  魏雪芯早已被他馴服,只是象征地扭捏了幾下,便由得他剝去了上衣嬌怯羞媚挺著兩顆晶瑩梨乳,臉蛋兒紅撲撲的惹得龍輝恨不得咬上幾口。

  見女兒來了,于秀婷知曉今日勢必會母女同伺,芳心亂顫呼吸急速,檀唇瓊鼻吐出熱氣,無意地吹拂在男兒龍根之上,叫龍輝感到一陣酥癢便由將龍槍順勢送入美婦口中。

  「雪芯,你娘忙了一天了,你快去幫幫她把!」龍輝在魏雪芯耳邊壞笑了幾句,便也將她擺布在跨前摁下螓首。

  魏雪芯臉紅道:

  「這好生羞人,

  我不要……」

  龍輝道:

  「傻丫頭,

  有什幺羞人的你不見你娘親正樂在其中嗎?」于秀婷聞言氣惱不已,用指甲在他男根上掐了幾下算是在警告他不要亂講話。

  龍輝忍痛去解魏雪芯褲頭,解到一半,露出了她那潔白如玉不見一絲贅肉的嫩滑小腹,和大半個雪亮圓潤肥美的屁股。

  但剛剛露出半個翹臀,小仙子便是一陣扭捏,

  掙紮著不願就範龍輝用指甲在褲上一劃,撕拉一聲便將魏雪芯的武士褲給裂開,原本半懸在胯間的褲子變落了下來掉到了腳邊,露出了兩條圓潤的大腿兩條大腿修長筆直渾圓,龍輝再轉眼去看一旁的美婦只看其母雙腿同樣修長筆直,但比起女兒來又多了一份成熟的肉感熟潤豐滿卻絕不粗臃,母女兩的肌膚一般的瑩白比起冰雪更加白皙,

  更有特殊的嬌嫩的光澤仿若白玉雕琢出來的般。

  魏雪芯拗不過他,也只能像母親那般俯首其胯,于秀婷此刻檀口正含住龜菇魏雪芯無從下口,

  只得羞答答地伸出嫩舌在棒身上舔了舔龍輝極爲享受,忍不住仰頭喘氣。

  魏雪芯擡眼看去,觀察愛郎表情,柔順地舔吸,時而掃棒身時而舔春囊,而龍首則沒入其母溫滑口腔,這般雙管齊下同享並蒂仙葩,直叫男兒魂飛九霄,極樂無邊。

  只看天劍谷正殿之上,兩只脈出同源的豐滿翹臀正半撅著,臀股間同樣是一片豐盛茂密的烏黑其中還挂著點點露珠汁水,伏在男兒胯間。

  龍輝享受著母女兩略帶羞澀的口技,同時伸手去探母女兩的粉胯,手指輕捋著她們的恥毛母女二人的陰毛極爲茂盛,但也並雜亂柔順黑亮的絨毛緊密整齊的長在一處,就像一片柔軟的水藻充滿魅惑。

  龍輝輕輕撥開兩女的恥毛,手指同時往內一扣——嗚!兩聲嬌吟同時響起,幾乎就如同一個人發出般不分彼此,

  龍輝不禁贊道:

  「真是母女連心,

  花開並蒂也。

  」

  被他評頭論足一番,大小劍仙又是一陣大羞。

  龍輝越發銷魂,當即不再忍耐,放開精門,

  滾燙的白漿熱精便如同決堤江河般湧出只聞咕噜咕噜幾聲,一注注的白漿便激射而來于秀婷和魏雪芯躲閃不及,只覺面上一陣濕熱已然被這冤家強行糊了一臉。

  于秀婷氣得劍眉倒豎,咬牙切齒,粉面通紅,

  嬌軀顫抖幾欲發作。

  魏雪芯急忙從衣裙堆裏尋出一條手帕,

  替母親抹去汙迹:

  「娘,

  你不要生氣大哥只是一時胡鬧……」

  于秀婷奪過手帕,

  胡亂地在臉上抹了抹狠狠地砸到龍輝身上,

  怒目相視道:

  「你這混球,

  還不快給我滾!」

  龍輝方才只是顧著自己快活

  卻忘了于秀婷對此極爲排斥暗罵自己色迷心竅,急忙柔聲賠禮:

  「婷姐姐是我糊塗,是我不好……」于秀婷憋紅著臉,伸手指著門外道:

  「你給我滾出去!」龍輝哀歎一聲

  無奈地站了起來朝座下走去。

  于秀婷扭過身子,自行穿戴衣衫,龍輝剛走了幾步,忽然殺了個回馬槍趁著于秀婷穿衣之際猛地從後面將她抱住,結實的男兒身軀猛地一撞于秀婷玉體一顫,被壓得前傾往下,情急之下急忙伸出手臂握住座位的扶手但這一前傾使得後臀更是翹起,顯得極爲肥嫩豐滿龍輝不由分說,提槍便刺。

  于秀婷粉胯花戶早已濕透,內媚的身子立即被情郎強行占據,花腔皺褶被龍冠的棱角刮得酥麻小腹不禁一熱,蜜蕊隨即溢出一注花漿。

  于秀婷嗚嗚嬌吟,

  回頭嗔罵道:

  「淫賊,

  你……你還要辱我到什幺時候……」

  龍輝伸手握住她胸前兩顆梨乳

  把玩著笑道:

  「既然是淫賊那便采下天劍谷這兩朵仙雅出塵的母女嬌花了!」龍槍連連刺入,

  杵在嫩宮打得于秀婷花枝亂顫,身軟氣虛。

  于秀婷美得香汗淋漓,但卻是緊咬著一根纖指,奮力壓著舒服的呻吟。

  魏雪芯見母親受苦,甚是不忍,

  便求情道:

  「大哥……娘親好生辛苦,

  你不要難爲她了

  好嗎?」

  龍輝笑道:

  「小雪芯真是乖巧,

  懂得心痛娘親那你說大哥該怎幺辦?」調笑間又狠狠杵了美婦花蕊幾下,撞得于秀婷險些癱倒下去。

  魏雪芯咬了咬唇,

  道:

  「回房好嗎?雪芯跟娘親一起伺候大哥……」龍輝大喜,扭頭在她唇瓣吻了幾口

  笑道:

  「很好,雪芯果然孝心可嘉,

  大哥便隨你們回房!」

  說著把住于秀婷的腴腰

  將她扭了過來同時任保持著神龍探洞之姿。

  「婷姐姐,你的雅閨在哪?」

  龍輝笑嘻嘻地挺著粗物,

  繼續在美婦體內抽插。

  于秀婷咬緊牙關,不吐一詞,龍輝又聳了聳腰,于秀婷立即發出一陣哀吟。

  魏雪芯急忙打圓場道:

  「大哥……娘親的房間便在大殿後,

  我我帶你去吧……」

  于秀婷不禁氣苦,

  嗔道:

  「女生外相,

  我……我白生你養你了!」魏雪芯小臉一紅胡亂披了件外套,然後拾起她們母女兩淩亂在地的衣衫低著頭在前帶路。

  龍輝以龍槍壓迫于秀婷,頂著她肥股走路,

  于秀婷卻是有苦難言下體含著一根粗物,就算是靜止不動也是酸漲逼人,更別說走動顛簸只覺得五髒六腑都快被這冤家給扯了出來,走了幾步粉胯便猶如失禁般不斷流出清泉汁液,花漿順著腿根流淌每走一步地上便多了一灘水迹,所過之處已經脫出一道水痕。

  前方魏雪芯衣衫淩亂,雪白的嬌軀只是粗略地套了件外裳,兩條粉腿赤裸在外衣衫下擺堪堪遮住半個翹臀,隨著雙腿交疊行走臀瓣若隱若現,自有一番風味。

  眼下的情形,他自然是再沒什幺顧忌,看著魏雪芯微微搖擺的臀姿,哪裏還忍得住急忙催著于秀婷趕路,接近魏雪芯後,立即伸手抓住小仙子臀後的垂簾邊角往上一撩——眼前立即晃過白花花的豔光,龍輝險些被晃了眼。

  下擺一掀,仙子雪白粉嫩的大白屁股完全展露在眼前,圓翹飽滿的兩大瓣股肉完全找不到一絲的瑕疵

  仿佛一對晶瑩的白玉讓人看了心曠神怡,沉醉其中,而那道緊緊閉合的股溝更是透著難以言喻的誘惑令龍輝恨不得一頭紮進去仔細的品味其中的奧妙,而更要命的是這個大屁股隨著魏雪芯挪動步子不停的擺動著不斷地刺激著龍輝的神經使得他棒法越發張狂,這可苦了于秀婷被龍輝殺得玉碎花落,花戶流淚不止。

  龍輝一邊走路一邊享用著熟母美婦的花戶,

  胯前雪腴的女體好似一匹大白馬自己便是一個騎士,正在策馬行走前方還有佳麗引路,這短短的一段路便已經香豔十足。

  龍輝一邊跟著魏雪芯的步子,單手探出出,

  緊緊的抓住了那讓他著迷的大白屁股蛋用力揉搓兩下然後用力一掰深藏在仙子屁股溝中那朵嫣紅的肉菊暴露而現。

  「雪芯的大屁股果然非同一般,跟你娘親一樣出衆,肥沃多肉豐彈膩滑!

  當真是善生養之相!」

  他不禁開口調笑,

  將母女兩又評頭論足一番羞得二人一陣臉紅。

  龍輝伸出兩根手指鑽入魏雪芯股溝,分別調戲前後兩朵雌性肉花,魏雪芯兩腿頓時一軟步伐大亂,雪腹一陣顫抖,與她母親一般溢出汨汨花漿順著腿根滴落在地上。

  「大哥……你,你好壞,別,別鬧了……」

  魏雪芯不禁哀求。

  但龍輝卻是一手戲雙花,另一只手則緊緊環住于秀婷的腴腰,避免她逃走使其肥臀牢牢貼著自己胯裆,令得巨龍更加深入,完全刺入花蕊壓得嫩宮蜜肉深陷而下,溢出來的花漿又被壓了進去,只能流出一半。

  「雪芯,快走!」

  「婷姐姐,別慢下來!」

  母女兩含羞帶媚地被這小淫棍從正殿「趕」

  到後院,

  在地上留下兩道香噴噴的水痕。

  由正殿到後院,乃是谷主的居所,于秀婷喜靜,除了兒女外其他人不敢進入,所以一路上並無他人打擾。

  五步,叁步,兩步……短短的路程對于大小劍仙來說幾乎是一種折磨,還不容易看見房門在前母女兩同時生出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尤其是于秀婷身子由緊繃到放松花蕊變得更加敏感,剛一推開門便有一股酸麻鑽入小腹,蜜蕊大開,竟是毫無征兆地泄身。

  高潮一起,

  靡仙音也本能脫出:

  「啊!」

  一聲高昂嬌膩的啼叫直接打入女婿女兒的腦中,引得兩人身子立即一顫龍輝精門失控,熱精狠狠灌了出來,魏雪芯則是雙腿發抖一大股黏熱花漿便沖了出來,澆了龍輝滿掌汁水整個手掌便像是從水缸裏撈出來一般。

  龍輝被美婦熱精一澆,打了個寒戰,急忙施展陰陽雙修,吸納元陰精華再反哺對方,令得兩人都同時受益,頓覺一陣舒爽。

  于秀婷雖得元陽相輔,但方才一陣鬧騰,

  身心頗感疲倦眼皮不住發抖,龍輝見狀便將她抱到床上,讓她先行休息。

  望著龍輝偉岸的身影,魏雪芯情火難遏,

  得下體又開始發脹流水了她主動挨近龍輝,眼波如水凝視著丈夫,紅豔豔的小嘴微微開阖噴著誘人的香蘭。

  龍輝只是望了一眼,便知嬌妻心意,一切不必多言,兩人便癡癡地抱在一起屋裏很快響起了粗重的呼吸聲和唇舌交纏的唧唧聲。

  良久唇分,魏雪芯臉蛋紅潤,

  嬌滴滴地問道:

  「大哥……你,

  你是不是喜歡比你大的……」

  龍輝不免一陣好奇

  問道:

  「雪芯你何出此言?」魏雪芯垂著螓首,

  支吾了片刻

  說道:

  「我發覺你每次都變著法子戲耍娘親,

  而且你每次跟娘親

  還有大娘在一塊時都顯得極爲興奮……」龍輝吻了吻她額頭道:

  「雪芯……大哥也喜歡你,

  每次跟你在一起難道你就覺得大哥不興奮嗎?」魏雪芯搖了搖頭,

  嬌滴滴地將頭埋在龍輝懷裏不說片語。

  龍輝心想道:

  「這幾天我就顧著跟冰兒、洛姐姐還有婷姐姐快活,倒是冷落了雪芯。

  」

  他輕撫著小仙子的秀發,

  柔聲道:

  「雪芯,

  給大哥生個孩子吧!」魏雪芯嬌軀一顫緩緩擡起俏臉,雪靥已染上一片绯紅眸子間秋波流轉,嬌豔欲滴。

  魏雪芯咬著下唇,微微點了點頭,輕輕推開龍輝,自己則緩緩渡步走向牆邊的一張太師椅身體微微前傾,玉手抓著椅背的頂端扭過頭來看著龍輝,也不說話,但眸子間春情彌漫紅撲撲的臉蛋正是向愛郎發出無聲的邀請。

  龍輝伸出手來,隔著外裙撫摸上魏雪芯那豐圓嬌翹的美臀,過片刻手瘾後龍輝發現身前的小雪芯微微地搖著翹臀,似乎有些不耐他當下把衣衫下擺撥開,早已蓄勢待發的龍槍猛然探入潤澤緊箍的嫩穴中,刺骨緊緊挨著美人粉胯感受著那豐盛的毛發,

  旋即便又激烈的沖刺起來。

  在天劍谷主的雅園享受這兩代劍仙的滋味,

  龍輝甚是激動一開始就大進大出,頭頸伸前和魏雪芯親吻,魏雪芯也動情地把自己的香津渡給對方品嘗一時間那種臀腿間的碰撞聲、口舌的纏綿聲大起。

  母親就在一旁,魏雪芯湧起一陣背德逆倫的快感,只覺得花芯狂噴、淫穴飽脹別有一番滋味,那種美感直沖大腦,才不過兩百抽小雪芯就感到花戶所積累的快感已到了頂峰,不再忍耐又泄了個酣暢淋漓,靡仙音立即脫口而出。

  比起其母那銷魂蝕骨的嬌吟,魏雪芯的聲音倒略顯青澀,雖然自從男兒耳根但仍舊無法撼動男兒精門,

  魏雪芯雖然感到手腳酥軟還是輕吐一口氣,勉力撐起了身子,爬到床上趴在母親身旁,雙手按在床面上,翹起曲線優美的玉臀,再次發出無聲的邀請。

  母女雙花並蒂,龍輝那還忍得住,挺著還沾滿濃稠汁液的鋼槍沖了過去,不由分說便又進入魏雪芯玉壺裏頂聳不停。

  魏雪芯嬌哼幾聲,勉力承受著身後的抽幹,

  竟情不自禁地把俏臉移到自己母親臉上一邊享受著身子被丈夫充實的快感,一邊往母親面部噴吐出的清香如蘭氣息。

  隨後又嬌癡地笑了幾聲,當著龍輝的面前親吻了幾口母親的嘴唇,只把他看得雙目圓睜、呼吸急促龍槍再添幾分狂態,伸手把住美人梨乳

  佯怒道:

  「好你個悶騷內媚的小淫娃,

  平日裏一副羞答答的樣子想不到發起騷了比你姐姐還要浪蕩騷媚!」魏雪芯大羞,

  一個轉身抱住龍輝

  哼哼嬌啼道:

  「大哥……你壞死了……」她怕龍輝還會笑她,急忙奉上香唇吻住丈夫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難得這丫頭放開身子,龍輝也樂得享受,

  一個翻身將她壓在床上弓身含弄住仙子酥乳,

  下體繼續聳動。

  兩人下身四腿腳纏,腿股相貼,龍輝重重地挺進魏雪芯那蜜液豐沛的花戶,然後輕微抽出少許又隨即重重地插回去,每一次進出便激起朵朵水花,汁液橫流身下的床單也被淫水浸濕了一大灘。

  而和母親、相公同床的魏雪芯倍感刺激,

  時而輕皺眉頭、時而緊抿唇瓣臉上流淌著嬌豔嫣紅的膩人春意,四肢緊密地環繞著龍輝的身體盡情地釋放一腔愛意。

  魏雪芯被龍輝殺得難以自已,美美地睜開眼眸,便見龍輝滿頭是汗魏雪芯不免起了小婦人般的情意,愛憐地用玉手擦去他臉上的汗水

  柔聲道:

  「大哥……快讓雪芯給你生個孩子……」

  膩人的言語包含著無窮愛意,

  龍輝一陣激烈顫抖立即放松身子,不再管什幺緊鎖精關,奮力在美人身上耕鋤著。

  魏雪芯被花蕊被打得酸麻鼓脹,汨汨流水,

  俨然已到高潮不免得情動非常,

  開口胡言:

  「大哥……我要給你生孩子,

  娘親也要……」龍輝虎軀一震握住美人兩顆亂顫的巨乳,連環刺入

  低吼著道:

  「好,雪芯生個孩子,

  婷姐姐再給雪芯添個弟弟妹妹!」背德逆倫快感流轉全身龍輝一股腦便將龍漿射了出來抵住魏雪芯的嫩宮便是一番激射,漲得少婦又是一陣哀吟嬌啼。

  這時于秀婷緩過勁來,睜開眼睛便看見龍輝猙獰地趴在女兒身上,嚇得她花容失色以爲這小子又在狠狠欺負女兒,連忙開口制止:

  「輝兒你,你悠著點,別弄傷了雪芯……」

  話音未落,

  卻見龍輝從女兒體內抽出沾滿白漿的棍棒隨即自己便被他分開雙腿——咕噜一聲,花戶再度被侵占于秀婷酸得身子一陣麻癢,隨即便是一陣難以言語描述的飽脹感湧來,于秀婷只覺得肚子又熱又漲花底嫩宮又是一麻,緊接著便是全身力氣被抽幹的感覺兩眼一黑,

  竟美得昏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于秀婷緩緩睜開了眼睛,

  便見魏雪芯滿面紅霞的躺在自己身旁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正溫柔地望著自己。

  于秀婷蹙了蹙眉,便要起身,

  卻被魏雪芯輕輕按住:

  「娘,

  別亂動再躺一會。

  」

  于秀婷不解,露出疑惑的表情,魏雪芯嬌羞一笑,伸手撫在母親小腹上。

  于秀婷低頭一看,發覺自己雪白的小腹竟微微隆起,她不解大驚呼吸急促了幾分,立即感到下腹有股熱流轉動,腿心溢出一注粘稠熱漿竟是那冤家的體液。

  魏雪芯羞答答地道:

  「娘……大哥沒有雙修,

  我們可能已經已經……」說到這裏耳根一片暈紅,于秀婷再朝女兒小腹望去見她也一樣雪腹微微彭隆,腿股處白漿汨汨。

  看到這裏,于秀婷身爲過來人已經明白了,

  那小子沒有主動雙修而自己也昏了過去,身子恐怕已經在這段時間吸收了龍精陽息,再看女兒那春情蕩漾的嬌羞模樣想必也是如此,母女二人只怕已經是龍珠在腹這層關系越來越是淩亂……。

 

【完】


21626字節

哪些小动作能让男友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