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狼群影视高清视频免费版兽心沸腾

精彩内容:

Contents

  提到棰島,們都會想起位于大連的那個棰島,可是孤兒湯小龍住的那個棰島,並不是大連的那個棰島。因爲它們之間還差了一個字呢湯小龍居住生活的那個棰島,前邊還加了一個“大”字,“大棰島”,位于黃海與渤海之間的一個群島之中,距離陸地有那幺幾十海裏……大槌島的得名,不是因爲它的自然景觀中,有什幺東西像農家洗衣服的槌,也不是那裏盛産方言“槌”的生參,並因而得名,而是……呵呵……怎幺說呢,而是因爲,這裏出生的,裆下都有一根超出一般的大槌大概最小的,也比陸地,最大的要大一號吧……從古至今,一代一代,總是令各女啧啧稱奇。甚至就有那好事的女,特地來到大槌島,以相許,來親體驗,到底這裏的槌,比陸地的槌大多少,火力有多……傳說,武則天的四個寵中,至少有叁個,祖先都來自大棰島,不然的話,如何能有驢子一般的槌,來滿足武則天那空前絕後的*呢這些都無從考究,都是民間傳說,信不信由你。

  更有甚者,傳說世間所有物比較碩大的,祖先似乎都來自這個大槌島這個就更無從考證了,姑妄言之,姑妄聽之爲好。

  不過呢,出生在大棰島的湯小龍,裆下著實有根兒與衆不同的大槌,十一二歲的時候,就已經超出了年的長度和粗細。等到他十六七歲的時候,已經像所有大棰島的一樣,裆下果然像絲瓜藤結出的一根碩大絲瓜一樣,一根碩大無朋的大槌,時常影響他行走和跑跳。

  沒辦法,他的養父,也就是他的小姨,按照大棰島的習俗,就給他做了一個特製的,將裆下做的異常寬鬆,而且還加裝了一個套子,目的是,一旦有梆硬的時候,不至于從裆裏,洩露出來,讓他無地自容。

  話說湯小龍的世有些離奇,一出生,親就故去了。

  傳說當年,湯小龍的娘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有一天,趕海的時候,突然想撒尿!可是附近總有那些平時就目光的的影,沒辦法,爲了不讓那些隱的狼看到自己的些許光,湯小龍的娘,就獨自一,來到一個海邊的山裏解手……那個海邊的山有些神奇,退的時候,就顯露出來,滿的時候,就被淹沒,什幺都看不到了。湯小龍的娘進到裏,有些害怕,因爲這裏突然變得異常冰冷,度比外邊,能驟降十幾度。儘管這樣,由于已經憋不住了,湯小龍的娘,還是決定,一定要撒這泡大尿。

  可是剛剛解開子蹲下,尿還沒撒出來呢,突然覺得裆下使勁一疼,趕緊低一看,天哪,竟然有一條小小的花蛇,鑽進了自己的下!!!

  她也顧不得害怕了,趕緊使勁往外拔,可是怎幺也拔不出來……越拔那條小花蛇就鑽得越深……眼看著那條小小的花蛇,全部鑽了進去,竟然把湯小龍的娘,給嚇得暈死在了那個山裏……等湯小龍的娘醒過來,發現已經在自己家裏了,是同伴趁著海還沒有淹沒那個,將她找到,並且將她給背回了家裏……關于那條小花蛇進到自己下的事兒,湯小龍的娘,無論如何也沒告訴任何就連自己的父,也都只字未提。

  可是沒過幾個月,自己竟然一直不來紅,而且還出現了妊娠應!天哪我是個黃花大閨女,怎幺會天哪,難道是那條小小的花蛇……湯小龍的娘,還是守如瓶,誰都沒有告訴,只是默默地忍受著妊娠的痛苦,儘可能地避免被別發現……好在那是秋冬,沒能注意到她已經顯懷了,偶爾有誰看到了她的體變化了,她也只說是自己貪吃,胖了……等到臨産的時候,湯小龍的娘覺得無論如何也不能在家裏生呀,那樣的話,讓誰都難以接受啊,可是到哪裏去生呢?

  想來想去,腦袋都快想爆炸了,也沒想出個合適的地方。臨秋末了,還是想到了一個地方,就是當時那個小小花蛇,鑽到自己下的那個海邊山,就去那裏吧那裏迹罕至,生了也沒誰發現,生完了,就把這個小孽種往那裏一放,然後就像什幺都沒發生!

  就這樣,湯小龍的娘,堅忍著陣痛,獨自一個,披著一件軍大衣,就鑽到了山裏……第02章 妖孽之後進了山,湯小龍的娘就噗通跪下,然後雙手合十,對著山深,禱告說:“蛇仙呀,我肚子裏的孩子一定是您的吧我是在這裏懷的,就來這裏生下他,然後您就帶走他吧……”

  一陣空前的劇痛,嘩啦一聲,所謂的蛇仙之後湯小龍就被生到了這個世界……孩子是生下來了,也哭出了生,看去,是個很正常,很健康的孩子呀!

  可是産後不久,湯小龍的娘,卻因爲産後大出,奄奄一息地看著一個健康的兒子出生了,竟然微笑著,漸漸魂飛魄散……等到家找到湯小龍的娘的時候,已經死透了,卻發現,懷裏抱著一個還沒有剪斷臍帶的嬰兒,竟然還活著……這算一個醜聞,黃花大姑娘生出了一個不知父親是誰的孩子!

  不過湯小龍的外公倒是很聰明,發現那個山裏,很多晶亮的眼睛在看著自己那不是和其他動物的眼睛,那是來自中許多蛇類的目光……于是,湯小龍的外公,就對整個島子的說有蛇仙給他託夢,說自己家裏的姑娘屬蛇有仙,就暗中娶了她,還懷蛇仙的後……于是,在外公的堅持下,給這個孩子,起了一個名字,湯小龍……湯小龍先是被外公外婆收養,後來小姨結婚了,又認小姨小姨夫爲幹親,並由他們來撫養……開始的時候,島子的也都議論紛紛,都說湯家是爲了掩蓋醜聞,才編造出一個關于蛇仙託夢的美麗傳說,其實呢,指不定家裏的閨女是跟了什幺生下的孽種呢……好在當時的湯小龍太小,聽了這些流言蜚語,也都不懂是蝦米意思,只是在幼小的心靈中,感覺到,別總是另眼看待他,似乎他不是正常的孩子,是個另類,或者直接說,是個冷孽……世就有那是非好者,不但他們自己願意搬弄是非,還要把是非傳授給自己的孩子,讓他們在接觸湯小龍的時候,好肆意地傷害他。

  七歲半的那年秋,湯小龍學的第一天,同班的幾個壞小子,早就從父的議論中,得知湯小龍的個來曆不明之物,都知道他是打著蛇仙的名義,來到這個世界的,就都想欺負他一下。

  于是,那幾個壞小子,就從地裏抓到一條小花蛇,悄悄地放進了湯小龍的書桌裏,就等著什幺時候,湯小龍一下子觸到那條小花蛇,嚇得嗷嗷一,他們或許也就開心了你不是蛇仙的孩子嘛,爲什幺還怕蛇呢這就是他們想要的效果。

  不過令這幾個壞小子沒想到的是,第一節課,湯小龍沒有動靜;第二節課,還是沒有大喊大;到課間操的時候,他們幾個還到湯小龍的書桌裏確認了一下,那條小花蛇,還乖乖地貓在湯小龍的書桌裏,沒出來呢……等到中午放學了,還是一點應也沒有……這就令幾個壞小子有些失望。

  “是不是蛇太小小了呀,我家屋檐,有一條黑兀子(一種無毒蛇),有一套多長,要不咱們把那條大蛇給抓來,放他書桌裏,看看能不能嚇到他吧……”

  幾個壞小子,真就去到那個屋檐下,把那條一米多長的黑兀子大蛇,給抓到,然後,又放進了湯小龍的書桌裏這會估計要嚇他個半死吧!

  可是,跟一天一樣,等到放學了,還是沒見那條蛇嚇到湯小龍,好像他根本就沒把那條蛇放在眼裏,或者手觸到了,也沒什幺應難道他真是蛇仙的孩子?

  幾個壞小子的惡作劇就要升級了,他們幹脆到市場,買來一條劇毒的蝮蛇,心裏一定在想你不是蛇仙的孩子嘛,看看被毒蛇給咬一,會不會中毒,會不會大哭大呢!

  可是奇怪了,那條劇毒的蝮蛇,到了湯小龍的書桌裏,就像突然被馴化了一樣,一動也不動,根本就不來打擾一心聽老師講課的湯小龍。

  幾個壞小子有點惱羞怒了,乾脆,放學後,把那條劇毒蝮蛇從湯小龍的書桌裏取出來,在回家的路,直接堵住他,其中兩個按住他,另一個,就趁機將那條劇毒毒蛇,從湯小龍的脖頸子給直接順到了他的衣服裏……一子冰涼的感覺,讓湯小龍頓時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但出乎那幾個壞小子預料的是,湯小龍卻一聲也沒吭,順手就從衣服領子裏,將那條劇毒蝮蛇給拽了出來,拿在手裏,邊看邊說:

  “是你們給我的物嗎?”第03章 突如井噴

  那幾個壞小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竟然呼啦一下子,就都撒丫子跑掉了……這件事一直被傳揚到了湯小龍中,儘管沒有誰敢欺負他了,但由于那幾個壞小子,加他們的家長的渲染,湯小龍在同學們的心目中,竟然了一個冷動物,彷彿他真是蛇仙的孩子,誰都不敢接近他了。

  倒是有些膽子大的生女生,出于好奇,趁著湯小龍不注意,就來接觸一下他的皮膚,看看是不是冰冰涼的,以此來證明一下,湯小龍到底是不是個冷動物,到底是不是蛇仙的孩子……說也奇怪,每次有這樣好奇接觸的時候,竟然都是對方的體,要比湯小龍的體還低。可能是因爲,他們在接觸湯小龍之前,就都被嚇得手腳冰涼了吧……等到到了中,環境更加惡劣,不但同學們看他是個異類,就連老師,尤其是他的女班主任蘇麗華,竟然也對湯小龍百般刁難,但凡他跟同學又什幺矛盾,都要把責任,歸咎到他的,用各種各樣的辦法,來懲罰他。

  似乎這樣做,就能博得廣大同學的擁戴一樣,更加讓她變本加厲……湯小龍或許知道自己無父無,加世撲朔離,凡事也就總是逆來順受,從來都不抗同學們,和班主任對他的歧視和虐待。總是低順目地認真學習,不想招惹任何是非。

  可是他越是這樣,似乎就越是讓一些同學覺得來,覺得他不抗,不針鋒相對,這樣讓別看了,好像就有點欺負的感覺他們總是想,先讓湯小龍能怒火中燒,然後跟他們火並,回打他一頓,女班主任蘇麗華肯定還會再理他可是他總是不不火,從來都不想跟誰正面沖突……就這樣煎熬到叁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才打破了這樣的局面,讓本來可以平靜的中生活,變得跌宕起伏,迴腸……這件事,應該從湯小龍的女班主任蘇麗華說起。

  這個女班主任蘇麗華,叁十歲出,雖然長得周正標緻,但一臉的蠻橫質,卻顯得那幺刁豔無。

  也不知道她動用了什幺手段,才從那幺多競爭烈的崗位中,獲得了這個重點中學重點班的班主任。一旦中考績突出,比如全班有叁分之二的學生考進公費線,那幺,光是獎金就有好幾萬!

  所以,在一般的眼中,女班主任蘇麗華的嚴厲,是因爲那個升學指標給壓的,她不那幺嚴厲,班的同學大概就不會那幺拚命賣力學習,而達不到叁分之二的同學公費線考進重點高中,她的那幾萬塊的獎金也就付諸東流了……可是,不爲知的是,這個蘇麗華女班主任,實際是個*旺盛的女。

  二十幾歲結婚的時候,還沒完全顯露出來,等到二十八九的時候,就突然如井噴一樣,不可遏制了。每天晚,她不弄她個叁回五回,每回不堅持個把小時,她是絕對不會滿足的。

  而且最讓蘇麗華的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老婆竟然突然變得異常風*起來,不但聲肆無忌憚,就連白天走路的姿勢,也一步叁搖,那誇張扭擺的部,任何雄動物看見了,都會判定爲發的信號……開始的時候,她還瘦驢拉硬屎,硬挺著,每天裏,大幹快地將自己的那點公糧悉數都繳老婆的庫。還暗中吃些補,喝些補酒,弄些可以壯的偏方來勉強支撐,儘可能滿足蘇麗華的*。

  可是並不是一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井啊,而蘇麗華卻是一只永無滿足的無底!她心知肚明一個道理,如再這樣下去,非把他給弄到精盡亡了,蘇麗華不會繞過他的……于是,單位有個到遙遠的外地住寨的機會,他就假說單位領導逼迫自己,必去前去,不然的話,將來的提幹陞遷,就沒有指望了,興許還要下崗待業等等……就這樣,蘇麗華的,想了個堂而皇之的辦法,逃之夭夭,金蟬脫殼了。只是留下蘇麗華下那個吸食萬物都沒夠的黑,空空如也,好生寂寥難耐,幾天的工夫,刁豔的臉,就起了很多青痘,那種火中燒的樣子,明眼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可能就是這個階段,蘇麗華才開始物給自己解的雄動物,來填補自己那一天不吃都饑難熬的豎吧……物誰呢?

  在蘇麗華的眼前,立馬出現了很多備選的圖像……第04章 站著來吧教導主任?看他那渾乾癟的樣子,連刁德一都不如,估計撒泡尿都打晃,指望他來滿足自己,肯定不行!

  體育老師謝雅龍?個也夠高,勁也夠大,也英俊潇灑,可就是沒腦子,跟這樣的勾搭,說不定那天他喝點小酒,就都給的吧出去了他跟數學老師唐亞平的那點兒事兒,就是他酒後給傳揚出去的,害的唐亞平老公急了眼,鬧了半年離婚,離了,那個謝雅龍卻不要唐亞平!還在酒後說唐亞平是個賤貨,每次都是死乞白賴地要求女下等等,弄得唐亞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整個從此就垮下去了這樣的,再帥,再好,也是中看不中用的東西呀!

  那,還有誰呢?

  再就是副校長長奎了。還沒到中年,卻已經謝頂,估計就是傳說中的,因爲*旺盛給燒的吧他老婆總是病病歪歪的,體瘦弱,好像刮個*級風就能給吹到樹一樣,估計夫妻間的那點事兒,早就名存實亡了。那幺這個時期的副校長長奎,就一定出在一個十分饑的時期吧……這個家夥平時倒是總跟自己言來語去地調戲,甚至在舞會或什幺晚宴的場所,還動手動腳,之前是礙于自己的還在本地,弄出點什幺風流韻事的,怎幺能逃過的視線呀……現在呢,現在也不是不怕弄出什幺風流韻事,只是自己太望來瘋狂地進攻自己了,一天沒有那瘋狂的操作,第二天就無精打采,就像犯了毒瘾一樣,渾都不自在。而且,跟一個學校實權物勾搭,且鬧出點什幺绯聞來,他一定會照著自己,就想靠了一棵大樹一樣,應該是有安全感了吧……正在這工夫,學校趁著暑假搞了一次教師旅遊,正好就是副校長長奎來帶隊。蘇麗華就有些無名的亢奮,覺得這一定是個機會,這回要是他趁著篝火晚會什幺的,再對自己動手動腳,那自己就趁機下好圈套,將他牢牢地套住,看他還往哪裏跑……越想越興奮,蘇麗華也就第一個報了名,真就跟著那個副校長長奎,到了遼東的本溪,去做那次目的很強的旅遊……本來是叁天的行程,卻一直沒有蘇麗華想像的機會。蘇麗華就主動來找副校長長奎,說就這樣結束了,還意猶未盡呢,今天到太子河邊,搞個篝火晚會吧……蘇麗華說話的時候,那眼神裏,就閃爍著一看就能明白的目光,長奎馬心領神會,立刻張羅著,跟當地的旅遊局聯繫,真就實現了那場特地安排的河畔篝火晚會……晚會,最華彩的時段是蘇麗華扮演阿慶嫂,教導主任扮演刁德一,長奎當然就要扮演傳奎了那出《智鬥》真是讓他們叁個都找到了自己的角,都很投入,演的當然也就惟妙惟肖,博得了一陣陣的掌聲笑聲……等到《智鬥》唱完了,長奎就找到了一個機會,暗地裏,就對蘇麗華動手動腳……要是在過去,她早就找個理由,十分圓滑地金蟬脫殼了可是今天不同了,今天是自己的那張豎營養不良,十分虧了,非要盡快給它弄點吃才不至于……所以,一看長奎對自己動手動腳,有那方面的意思,蘇麗華就心裏蹦蹦跳著,對長奎說:“要是想我,晚就到我房裏來吧……”

  一句話,早就讓那個的長奎骨麻,差點兒沒幸福得腦出,當場就不管不顧地抱住蘇麗華,喘籲籲地說,我等不及了,現在就想要呢……““這裏多眼雜,讓家看見了,好說不好聽啊!”

  儘管蘇麗華的心裏也火燒火燎,恨不能馬就進入況,但畢竟這是在篝火晚會的現場,儘管避開了大家的視線,躲在一簇灌木後邊,可一旦有誰過來解手撒尿什幺的,發現了,那可就……“我不管那幺多了,我一刻都不能等了,我想你都想瘋了,你再不給我,我都不能活了……”

  說著,就將那只大手,從後伸進了蘇麗華的懷裏,抓住那兩個團團,就囫囵地揉搓起來……“我也不是不想給你,可是,這裏也沒個躺著的地方呀……”大概蘇麗華還想像平時跟做事的時候那樣,四平八穩地在如何如何呢。

  “管不了那幺多了,我們就站著來吧……”

  說著,長奎已經將撫摸蘇麗華脯的手撤了回來,撩起了她的裙子,扯下了她的**,然後自己也趕緊掏出**,就要弄事……第05章 活寡渴望可是有一個現實的問題,被長奎給忽略了……就是這個蘇麗華的個子比較高,兩只大也十分修長,這樣的話,他才一米七零的個子,中間想要接洽,就有一定的距離……由于是站立著想要行事,所以,就差了那幺十幾公分,搆不著,弄不進去……呵呵,犀牛望月,望不可及哦……

  “求你了,快點給我吧……”長奎真是等不及了,猴急猴急地說道。

  “我想給你呀,是你自己搆不著啊……”蘇麗華也火燒火燎了……“求你了,你就來個馬趴吧,讓我從後邊快點要了你吧……”長奎突然想到了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要是在過去,聽見這句話,蘇麗華肯定感,本來就不想跟他如何,還要跪下來就和他,豈有此理!

  可是呢,現在不同了,現在是她自己的豎裏虧,希望盡快得到補償,好痛痛快快地解解饞,所以呢,聽了長奎的要求,竟然真的答應他了……所謂的馬趴,就是長奎要求蘇麗華雙手著地,後邊高高撅起,然後讓長奎從她後,進入她的私密領地……可是當蘇麗華真的來了那個馬趴,也把私密的領地高高地撅給長奎了,那個家夥竟然還是因爲短,竟然還是躥動好幾下,只在蜻蜓點地觸到了地方,卻根本進不去,當然就沒有功。

  這個時候,早就火難耐的蘇麗華,就有些著急,索順勢雙膝跪下,將高度降低了一半,就是想盡快地讓後的長奎辦好事,好讓她盡快飽足自己虧欠了許久的活寡望……可是呢,高度降低了一半,還是沒有想像中的一根巨物,噗的一聲突入她的私密地帶,好像後的長奎,光在那裏瞎忙乎,卻總是弄不到到點子。

  “這回應該行了吧……”蘇麗華已經饑到了極點。

  “行了,我已經……”長奎也是喘籲籲了

  “是嗎,我怎幺沒感覺到呢?”

  說著,蘇麗華就一只手撐地,騰出一只手來,回手去摸摸,想證明一下,是不是真的進去了,爲什幺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呢……這一摸不要緊,正趕長奎的槌往外拉扯的時候,就被蘇麗華給摸到了,哪裏是什幺巨物呀,分明就是一個蟬蛹而已,大概也就大手指那幺粗細長短……天哪,整個大棰島,哪裏會有這幺小的槌呢!比一個十歲以下的孩子,還要小啊!

  頓時,蘇麗華極度失望,極度沮喪,真想馬就結束這場茍合……而且蘇麗華突然想到,這個長奎,根本就不是本地呀,據說老家在河南那邊天哪,事先自己怎幺就忘了考察他的籍貫呢,怎幺就忽略了他不是大棰島出生的呢,唉,真是一失足千古恨啊!

  可是後的長奎卻箭在弦,一發不可收了。

  特別是他那微型的槌被蘇麗華一摸,更加令他心神搖,立馬又投入了戰鬥。儘管槌小,但動作很大,頻度很高,加他的兩只手,緊緊地攬住了蘇麗華的腰肢,令她無法擺脫……而下的蘇麗華,在極度失望和沮喪之後,就只好出于無奈,來接受這個令極度失望的現實了,任由長奎,在她後,盡地躥弄只是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大概因爲她望已久,早就一片滑泥濘了,長奎的進出根本就沒有一點感覺了……直到長奎低吼著,從那個微型槌裏,釋放出來那點溶液的時候,蘇麗華似乎感覺到有個什幺東西好像在她裏邊跳了幾跳,也就泥牛入海一般,再也沒有一點動靜了……極度興奮開始,極度失望結束,蘇麗華真想痛哭一場可是那個長奎用小小的蟬蛹弄出了自己的那點能耐,並不想結束,突然就跪在了蘇麗華的後,就伸出了他那長滿黃苔的,一下子就居了去,盡地吮吸舔咂起來……要是他事先來這手,或許還能讓蘇麗華獲得一些*感,可是此刻的蘇麗華,只在心裏一個勁兒地對長奎那個微型的槌趕到後悔不疊呢,他再弄什幺花樣,也不會令她好受興奮了,估計,也只是長奎自己在那裏自娛自樂而已……這還不算,到了篝火晚會結束後,回到住地,裏就聽見有來敲門,蘇麗華知道是副校長長奎來了,因爲自己事先答應過他,讓他來住地的或許,趟在,從正面,能比在地裏從後邊弄,好受一些?

  誰知道呢,要不,就再試試?第06章 滿頭大汗蘇麗華還在貪戀那解渴的慾念,所以,又給了胡長奎上她身的機會……可是進了屋,上了床,還是沒什幺大的改變,除了胡長奎的恥骨撞擊到了蘇麗華的敏感處,有一些酥麻的感覺,剩下的,基本上就屬于——怎幺說呢,無人駕駛?有點誇張,至少,只能說,他的棒槌,只能進入叁分之一多點,有點像嬰兒含住奶-頭的感覺吧,唉,真是令人失望,太令人沮喪啊!

  而且一旦有了開始,還就不能輕易結束了……

  回到學校正常上班之後,叁天兩頭,那個副校長胡長奎,就要用他的蟬蛹來鼓搗一番,他自己倒是很受用,每次都想山呼海嘯一樣地噴-射出他的那點濃烈的巖漿,可是由于棒槌太小,而蘇麗華那裏有空間十分濕潤幽深,就總也沒有從前跟自己男人的那種感覺,每次都屬于應付而已……儘管在蘇麗華和副校長胡長奎有了這樣的關係後,她得到了很多面子,票子和位子,但心理上和生-理上,還總是空蕩蕩的,沒有得到自己想像的那種滿足……常言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對于蘇麗華來說,丈夫常年到外地去住寨,本來就相當于守了活寡,如果一直是處于渴望狀態,或許還能煎熬下去。

  可是經過副校長胡長奎這一弄,就把那些本來還潛伏的淫-蟲給勾引起來,每次都是她還沒有獲得什幺*感呢,胡長奎已經結束了,這就令蘇麗華更加難受煎熬,就像一個人的胃口被吊起來了,只給她吃到一點點東西,佔嘴不佔心的,真是令人更加饑餓空前了……就在這個時候,蘇麗華擔任班主任的那個班級裏,很是得她寵的班長——騰飛翔,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她發現了新大陸——這個滕飛翔的父親是大棒棰島農村信用社的頭頭,家裏邊比較富裕殷實,可能還給學校貸過款什幺的,所以,初一一入學,滕飛翔就成了理所當然的班長。

  初二的時候,蘇麗華成了滕飛翔的班主任。滕飛翔的父親,立馬讓滕飛翔給了蘇麗華一張五千塊錢的購物券,目的很明顯,就是別把滕飛翔的班長給拿下去。

  接受了購物券,蘇麗華正好把家裏的家電給淘汰換新了一遍,心裏很是受用,也就開始寵愛這個家裏有錢有勢的滕飛翔,也學會了副校長的那一套——除了票子以外,把面子,位子都給足了滕飛翔。這讓滕飛翔和他的家長,都很滿意,也就十分聽從蘇麗華的調遣。

  那年夏天的天特別的熱,副校長胡長奎就主動獻慇勤,說給學校置換空調的時候,順便給她帶了兩部1.5匹的變頻空調,提貨單給到蘇麗華手中的時候,免不了,又要前邊後邊地,讓副校長胡長奎的那根蟬蛹毫無感覺地搞上一通才算完事兒……去提空調那天,蘇麗華自己去,還怕人手不夠,又不能讓同事幫忙,因爲畢竟是副校長暗箱操作給弄到的,不能讓學校的任何老師和員工知道才好。

  想來想去,就想到了滕飛翔。

  這個班長儘管只有十五六歲,可是長得那叫一個人高馬大,而且是那種,又胖又結實的體型。平時在班裏,兩只胳膊一邊能托起一個男生都臉不變色心不跳的樣子,所以,找他來幫自己去提空調,搬搬扛扛的,肯定力氣夠用。

  這個時候,蘇麗華還不沒有想到,這次叫滕飛翔來幫她這個小忙,卻給了她一個意外的驚喜,讓她那良久沒有得到發洩的情*,一下子找到了寬大的出口,真是躍馬揚鞭,一瀉千裏呀……空調被偷>偷>地提貨,在滕飛翔的幫助下,弄回了家裏。平時也有學校分什幺福利東西的時候,滕飛翔帶著幾個同學,就給搬回了班主任蘇麗華的家裏。不過那些時候,都有很多同學在場,一起來,一起走的,蘇麗華從來都沒太客氣過。

  可是今天不同了,是單獨求的滕飛翔,來幫自己這個忙。

  提貨的時候,才聽經銷商說,最近裝機的太多了,要等上幾天才能去裝機呢——只是先把貨給提了,放在家裏,悄悄地排號而已。

  等到把那兩部空調,連主機帶挂機都搬到了屋子裏,儘管只是個二樓,儘管滕飛翔人高馬大,但也累得滿頭大汗,氣喘籲籲。

  “哎呀,看把你給累的,快吃根雪糕吧……”蘇麗華邊遞過來一個毛巾給滕飛翔擦汗,邊到冰箱裏去拿出一塊雪糕來,也遞到了滕飛翔的手裏。

  大概就是從這一刻起,一場空前絕後的師生畸戀,就悄然發生了……第07章 汗流浃背可是汗也擦了,雪糕也吃完了,滕飛翔的汗珠子,還是一個勁兒地往外流淌——此刻的滕飛翔,再冒汗,已經不是因爲體力活的關係了,而是——而是他看見了在家裏,由于穿著隨便,而將自己的胸脯露出很多,也十分顯形的班主任,十分的性感迷人。就令這個生理上已經成人,已經有過無數成人幻想,但卻從來沒有實戰經驗的滕飛翔,有了很多白日夢一般的壞想法——要是能摸摸,能吃吃班主任的胸脯,該多好啊……“怎幺還冒汗——再給你吃根雪糕吧……”蘇麗華很是關心愛護的樣子。

  “不吃了……”滕飛翔還在冒汗。

  “那——給你喝冰鎮礦泉水吧……”

  “不喝了……”滕飛翔繼續冒汗。

  “那——你想吃什幺喝什幺,告訴我,我下樓去給你買……”

  “什幺都吃,也不喝……”滕飛翔簡直汗流浃背了……說話間,滕飛翔的眼睛,卻透露出來自己想喝想吃的是什幺了——蘇麗華也是那十分敏感的女人,男孩子的目光,她哪裏看不出來呢!一見滕飛翔,死死盯看她露出半個地球的,比較裸露的胸脯的時候,就本能地用手來遮掩了一下。不過此刻,她的心理,也噗通噗通地亂跳了一下,但還沒有亂了方寸,因爲她此刻,還沒有往別的方面來想問題呢……“那——你去沖個涼水澡吧——看你的衣服都濕透了……”

  “好吧……”

  聽說讓他沖澡,滕飛翔竟然馬上就答應了。也不知道這個小子心裏有了什幺主意,還是真的是單純地想沖個澡。

  說著,滕飛翔已經走進了衛生間,關上門,就脫掉了被汗水濕透的衣服,然後打開淋浴噴頭,開始嘩啦嘩啦地洗了起來……可是剛洗沒多久,滕飛翔就打開了衛生間的門,探出濕漉漉的頭說:“有沒有香皂啊,蘇老師……”

  “哎呀,剛剛裝上的淋浴器,我還沒用過呢——香皂啊,你等著。”

  說著,蘇麗華就趕緊到五鬥櫥裏邊,找出一塊新香皂,走過去,遞給滕飛翔,走近了,無意間從門縫往裏邊一看,竟然從那一線天裏,看到了一個奇異的風景——天哪,這個滕飛翔裆下懸垂的是個什幺棒槌呀——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大棒棰島上的正宗男人的後裔?自己的男人都只能算是半個呢,因爲朦胧看上去,好像都沒有他的大呢!

  這就讓蘇麗華的心,又突突地亂跳了一陣,只是滕飛翔接過香皂,馬上就關上了衛生間的門,讓蘇麗華並沒有看個通通透透明明白白。

  正有些遺憾呢,沒多大一會兒,滕飛翔又打開衛生間的門,探頭出來說:“有浴巾嗎蘇老師?”

  “有啊有啊,你等著,我怎幺就沒想起來呢……”蘇麗華顯然有些興奮,好像又有機會可以看看這個家夥裆下的那個棒槌是不是一種幻覺了。

  等到遞給滕飛翔浴巾的時候,真就又看了一眼,呵呵,這次看得比上次更加清楚了,真是一個老大的棒槌哦……只是沒能更近距離地看個仔細,衛生間的門,就又關上了……還是遺憾,還是不過瘾,還是……

  這工夫,衛生間的門,又開了,滕飛翔探出腦袋來竟然說:“蘇老師,能幫我擦擦背嗎?”

  “難道,你不怕我看你光腚啦嚓的呀……”等到真的機會來了,蘇麗華反說了這幺一句,說完自己想抽自己嘴巴子了。

  “我在家裏,都是我媽媽給我搓後背的,我就把蘇老師當成媽媽了……”滕飛翔這幺一說,一下子就把話題給解了。

  “好啊,按年齡,我也真可以當你媽媽了……”說著,蘇麗華真就拉開了衛生間的門,走進去,接過滕飛翔遞給她的毛巾,“來吧……”

  滕飛翔就把手,放在了浴盆的沿兒上,躬起身子,把寬厚的後背展現在蘇麗華的眼前,好讓她擦的更舒服,更徹底一些……這一躬身不要緊,裆下那個棒槌可就有了一個展現的空間,彷彿一頭叫驢一樣,巨大的棒槌,就噹啷下來,蘇麗華用眼睛的余光,就給看了個正著……心裏邊,竟然又亂跳一通,就連擦在滕飛翔背上的手,都有些微微地顫抖了……可能就是在這個時候,蘇麗華才突然來了靈感,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把自己都快幹渴死了,卻原來有這幺一座天然礦泉流淌在自己的身邊,卻渾然不知不覺!

  估計這個家夥還是個童男吧,估計這個家夥一勾引就會上鈎吧,估計讓這個家夥裆下的棒槌弄一下,一定欲死欲仙吧……第08章 一身臭汗心裏邊有了這樣的靈感,蘇麗華對滕飛翔的態度也就開始暧昧起來了。

  “你是說,平時你洗澡的時候,都是你給你搓背呀?”蘇麗華邊不停地在滕飛翔的後背搓來搓去,邊找話題跟滕飛翔周旋。

  “是啊,我要公共浴池我不讓,說那裏什幺都有不乾淨。我要自己一個洗,我說我自己只能洗洗前邊,後邊的灰塵洗不掉,回穿衣服還是個油漬麻花,從小就給我搓,就給我搓習慣了,洗澡的時候,要是沒給我搓後背,我就不舒服,總覺得還不如不洗了呢……”滕飛翔倒是特別願意跟這個美女班主任說這些話。

  “那——你都這幺大了,都了大了,還讓給搓澡,不害羞嗎?”到了這個時候,蘇麗華已經開始用語言,漸漸將滕飛翔往自己的圈套裏邊勾引了……“我才多大呀,我在眼裏,永遠都是個孩子呢……”滕飛翔竟然會倚小賣小。

  “你今年多大了呀……”蘇麗華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十分嬌嫩起來。

  “十五歲半呀……”

  “你一定隱瞞年齡了吧……”

  “沒呀,怎幺會呢?蘇老師怎幺會這幺想呢?”

  “你若是沒隱瞞年齡,體發育得,怎幺這幺健壯呢?”蘇麗華的聲音,居然還有些羞澀的感覺。

  “我聽我說,我一出生,就十二斤半呢,我的奶根本就不夠喝,一天補充兩叁斤牛奶都餵不飽我……”

  滕飛翔想從這個角度,來說明自己爲什幺會長得高馬大。

  “難怪你發育得那幺健壯呢,要是不知道你的年齡,說你二十幾歲都有信呢……”蘇麗華的聲調裏,充滿了欽佩和讚許,當然是在爲自己的進攻做鋪墊呢。

  “是啊,我的女同事也看見我的體,她們也都說我像個年了——還說,要是在舊社會,我早就可以娶媳,生孩子了……”滕飛翔無遮攔。

  “那,你想過娶媳,生孩子嗎?”蘇麗華順勢就往新鮮的話題引導。

  “想過呀,做夢的時候,娶過很多次媳,但媳沒有生出孩子來……”

  “爲什幺沒生出孩子呀?”

  蘇麗華竟然提出這幺白癡到小女生都不會提出的問題,顯然,是想在感覺扮嫩,這樣好跟滕飛翔這樣十五六歲的那孩子,拉近距離,形親切感吧。

  “因爲生孩子要等十個月呢,我的夢哪有十個月那幺長呀,所以,沒等我夢裏娶的媳生出孩子呢,我就醒了……”

  滕飛翔的這句話,居然把蘇麗華給逗樂了,那咯咯的笑聲,竟讓她花枝顫,薄薄的衣裏邊,便有濤洶湧起來……正好被回過來的滕飛翔給看到了……“蘇老師,我是不是很搞笑啊……”

  “沒呀,誰說你搞笑了?”

  “那蘇老師幹嘛笑得那幺厲害呢?”

  “老師是笑你做夢娶媳,卻怎幺也生不出孩子來……”

  “那,蘇老師也做過這樣的夢嗎?”

  “蘇老師是女呀,怎幺會做娶媳的夢呢?”

  “不娶媳,但可以嫁呀……”

  “老師嫁過了,也就不用再做那樣的夢了……”

  “哦,我也想快點長大,趕緊把自己夢裏那些景都給實現了,省得老是做夢,一點實際的也沒有,每次都是黃粱美夢,一場空……”

  “那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啊?”

  “學校不是不讓早戀嗎?”

  “學校的規定,能管住誰呀——我看你對那個唐小曼挺有意思的……”

  “才不是呢,她是看我家裏有錢,想巴結我,我一看她,就有點討厭……”

  “爲什幺要討厭她呀,她長得不是挺好看的嘛!”

  “長得是挺好看,就是一點兒脯都沒有,跟孩子幾乎沒什幺區別,那還有什幺意思!”

  “你——很在乎女的脯?”

  “是啊,女要是沒有脯,那還什幺女哪!”

  聽到滕飛翔說這句話,蘇麗華都忍不住要說:“那你看老師的脯夠不夠女呀?”可是還是覺得時候沒到,就用一句話給掩飾過去了:“哎呀,老師給你這一搓後背,自己也一臭汗了——你不介意,老師也脫了衣服,讓你給老師也搓搓背吧……”

  實際,蘇麗華是想通過赤的行爲,來讓滕飛翔自己鈎。而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個理由,也脫光自己,讓自己的體,露在這個懵懂少年的眼前,看看他是不是善解風,是不是能主動發現獵物,從而主動進攻——那樣的話,省得自己主動,他卻沒有道,回弄得自己尴尬,下不來台……第09章 急不可耐“行啊,我給我搓完後背,我也給我搓的……”這個滕飛翔,還真是有點傻,一般像這樣是私密事,孩子,是不會輕易告訴別的,特別是別的女的。

  聽了這話,蘇麗華叁下五去二,把簡單的衣服就給脫掉了,將渾的光,露無遺……“那你看,老師的體,跟你的體,有什幺區別嗎?”

  看到班主任蘇麗華的舉動,滕飛翔有些驚呆了,貌似被蘇麗華那魔鬼般的材,給惑掉了……張結了半天,也說不出什幺話來,只是那幺呆呆地看著,險些讓流出來,砸到腳面……“是呀,是你的體好看,還是老師的體好看呀?”蘇麗華差不多就是正面進攻了。

  “當然是,老師的……好看了……”滕飛翔當然要這幺說了,因爲確實比他的要好看一百倍呀!

  “都哪裏好看呀?”蘇麗華邊用淋浴噴往自己灑,邊問這樣明知故問的問題。

  “我的腰——這幺老粗,老師的腰,才這幺細;我的奶-子,耷拉老長,老師的奶-子,就像維納斯雕塑的奶-子一樣……”滕飛翔倒是很會挑重點,一下子就說到了要害的地方。

  “那,老師問你,你是什幺時候斷奶的呀——也就是,你什幺時候,不摸你的奶,不吃你的奶了呀……”蘇麗華很顯然,要往那敏感的問題說。

  “早就斷奶了,可是,我現在晚睡覺,還要摸的奶才能睡著呢……”滕飛翔很是坦白。

  “天哪,你都多大了呀,還要摸著的奶才能睡著啊……”蘇麗華故作震驚。

  “不瞞老師說,有時候是我想摸,不摸就睡不著;有時候,我不想摸了,就睡不著了,所以,我還是要摸……”滕飛翔真是一點秘密也不保留。

  “哦,一定是從小養的習慣,一時半會改不掉了——好了,你可以給我搓背了……”

  說著,蘇麗華也像滕飛翔剛才那樣,把手扶在浴盆的邊沿,將子躬起來……看來那個滕飛翔還真是經常給他擦後背,不然的話,手把不會那幺熟練,一下一下,把蘇麗華的後背擦得很到位,很舒服,估計,也很乾淨……“老師問你一個問題,你可以回答,也可以說無可奉告……”蘇麗華終于有些耐不住了,就要問更加敏感的問題了。

  “老師只管問吧……”

  “你摸你的奶才能睡著,你摸你哪裏才能睡著啊……”這句話,很有挑戰。

  “渾下,哪裏都摸呀……”滕飛翔似乎並不驚訝這個問題,好像什幺樣的問題,對于他,都很正常。

  “連這裏也摸嗎?”蘇麗華實在實在忍不住了,因爲她哈下腰讓滕飛翔給她擦背的時候,順眼就看見了滕飛翔裆下那個似硬非硬但已經很是碩大的槌了……“哪裏呀?”滕飛翔光顧了給蘇麗華認真地擦背了,沒有注意到蘇麗華說剛才那樣話的時候,眼神投向了哪裏。

  “就是這裏呗……”索,蘇麗華一把就抓住了滕飛翔那碩大的槌——那一瞬間,手感傳遞過來的,那種健碩的盈盈一握,將她那望已久的,空置率達到極點的望空間,突然就有了滿滿的填塞,單單是憑藉想像,就已經令她心馳神往,無限陶醉了……“當然也要摸呀,小時候,我還用裹呢……”

  “真的呀,真是想不到啊,裹到什幺時候啊……”

  “裹到我這裏出兒的時候呗——我說了,省得去做包皮手術了……”

  “出了?真的嗎?能給老師看看?”蘇麗華已經放棄了讓滕飛翔再給她擦背,因爲那已經不是目前的主題了。

  “你用手往下一撸,就會出來了……”

  蘇麗華索就蹲了下來,真就用手往一撸,滕飛翔那個碩大的槌,真就露出了廬山的猙獰面目,並且還一跳一跳地,勁十足,差點沒跳出她的手掌心,直奔她的臉而來……“你現在還給你裹嗎?”蘇麗華有點不釋手。

  “早就不了,說,等我娶了媳,就讓我媳來給我裹……”

  “哦,你娶媳,就是爲了給你裹這個東西?”

  “是啊,要不娶媳,是幹什幺用的呢?”

  “你知道你爲什幺不給你裹了嗎?”

  “這還用說嗎,我是我爸爸的媳,也不是我的媳……”

  “其實吧,真正的原因你並不知道呢……”

  “什幺原因呀,老師快點告訴我吧……”第10章 撒尿留念“真正的原因,就是到了你這個年齡,就已經了,如果在給你裹,一旦從裏邊裹出湯湯來,那就有不論之嫌了,也是怕你因此生出戀結,將來,連媳都不想找了,一心戀著親——因爲只要有了親,就能解決你的全部問題了——如果再進一步,你有更多非分之想的時候,親又不能滿足你,一旦滿足你,那就了不可饒恕的罪孽……因此,你開才像斷奶一樣,不再跟你做那些童年的遊戲了……”

  蘇麗華竟然寓教于理,通過這樣深入淺出的道理,解開了滕飛翔心中的謎團……“可是,沒有的裹,我真的好難受啊——我真的想過,離家出走呢……”

  “那你就傻瓜一個了,有什幺解不開的問題,就來找老師呀,正老師的也不在家,正你跟老師相的特別親密,正我們之間有了什幺秘密也不會被知道……”蘇麗華有點急于求的意思。

  “我的問題,老師能幫我解決?”

  “是啊,你有什幺問題,老師都能幫你解決,只要你想,只要老師能做到的……”

  “那我想讓老師裹我,行嗎?”

  “行啊,如果你需要的話……”

  “我太需要了,我早就做夢都想讓老師給我裹了……”

  “好啊,那你現在需要嗎,現在需要,現在老師就給你裹……”

  “太需要了,一刻都不要等了了……”

  “那好吧……”

  其實呢,一刻都不能等的,是蘇麗華,手裏握著那個碩大的槌,早就想一給含在裏,裹它,咂它,吮它,吸它,將它巨大的能量,吸食出來,化作無窮的魂魔力,將自己的念全部融化……蘇麗華想的是,要先用巴給這個不谙事的小子一些甜,然後在一點點引他入巷……一含在裏,那一個滿滿噹噹,盡吞沒也只不過涉及叁分之一而已,這令蘇麗華異常興奮,心想,這才東西呢,這樣碩大的槌做下去,才能沒根見底,才能了魂,了魄吧……滕飛翔被蘇麗華這幺一裹,腦子裏便嗡地一聲,靈犀頓時灌頂,很深都爲之亢奮地顫慄不已……十幾歲前,給他裹的時候,還沒有這樣的感覺,只是覺得細,覺得很好受,但是那種好受只像被撓了,而此刻被班主任老師這幺一裹,便有了全新的感受,是那種吃到自己最想吃的東西,立刻的那種超級美味的感覺……而對于蘇麗華來說,更是到了不釋的程度——之前跟那個副校長,也有過類似的行爲,那個副校長長奎也曾要求她,在他不應期的時候,幫他裹咂過。只是那樣一個小小的蟬蛹放在裏,真像叼著一只嬰兒奶一樣,如同吮吸一根大拇指一樣,真是沒什幺令興奮的感覺。

  可是這個才十五六歲的少年,儘管還不谙女之事,但他的槌,卻已經品了,可以出廠投付使用了……越是這樣想,蘇麗華品咂得就越是投入,好像那真是一塊可以品出極品味道的鮮活食品一樣,越品越有味道,越品,越覺得心曠神怡……那滕飛翔自從十歲前被給裹出來之後,再就沒誰弄過他的槌,後來越來越發育,秉承了大槌島那的那種特徵,才十五六歲,就發育熟到了一個相當碩大的程度。

  之前也曾有過堅挺無比的時候,可是自己真的不知道該怎幺辦他,也曾想再讓像稀罕一個孩子一樣,來稀罕自己的槌,可是總有某種說不出的忌,令他難以啓齒。似乎也越來越把他當一個年來看待,凡是有什幺敏感話題的時候,都用些冠冕堂皇的話,來讓他好自爲之,讓他別忘邪念想。

  可是那個東西長之後,總是躍躍試呀,就像牽著繩子出去遛狗一樣,它總是往前邊不停地拽你,也不知道它究竟要跑到哪裏才是個,見到一個標誌的物體,就想撒尿留念。就好像滕飛翔一旦見了女生,或者說見了異,就總有某種沖動在體內蠢蠢動一樣,至于撒尿留念的念,也總是折磨著他,儘管夢裏沒少幹撒尿留念的勾當,但現實中,卻從來還沒有實踐過。

  如今來幫班主任幹活,本來想靠近一下她,近距離地問問她的味道,隔著衣服看看她的脯,或者幹活的時候,貌似無意地碰碰她的體,或許回家後,就能做個好夢呢……可是令他無限驚喜的是,事進展得這理想這快……
Contents

狼群影视高清视频免费版